蘭臺說史•瘋狂蹂躪女性的古老童養媳製何時才能真正消亡

ADVERTISEMENT

重慶一名現代童養媳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28歲前我就像電影《盲山》裡面的主角,隻是結局更悲慘。28歲之後我將是電影《我不是潘金蓮》裡面的李雪蓮。但是我會重新開始結婚生子,同時進行維權,抗爭到底。官司輸贏不在乎。我將追究到我老死的那一天。”在自己的社交平臺上,一名童養媳如是寫道。

現代童養媳故事中的受害人馬泮豔

2016年5月底,這位名叫馬泮豔的遭遇被媒體報道後,引起廣泛關注。去年6月,經過當地法院調解,馬泮豔終於結束了噩夢般的婚姻。但塵埃仍未落定,她開始要為自己討個說法。

在同情的同時,我們感嘆發現中國數百年的童養媳歷史所帶來的慣性之強大。

源遠流長的童養媳製度

中國的童養媳歷史源遠流長,甚至有一些學者認為能追溯到周朝的“媵製”。

這是一種侄娣隨嫁製度,本質在於陪嫁,上古時期堯之二女娥皇、女英共嫁於舜,就具有媵製的性質。正妻未成年的妹妹、侄女一同嫁給男方,此時媵製就與“童養媳之性質相似矣。”歸根結底,它屬於明媒正娶的附屬品。

但媵嫁的女子其媵前的身份地位與被正娶的女子基本上一樣,家庭待遇婚後略低於正妻,但遠高於妾,實質上更是迥然相異。所以,周朝其實還沒有今天意義上的童養媳概念。

被傳頌千年的娥皇女英的故事

魏晉以後,士族門閥的風頭一時無兩,使得當時社會上談婚論嫁普遍看重門第。但是經過五代十國戰火的掃蕩,舊士族土崩瓦解,婚俗大變,“婚姻重財產而輕門第”。部分貧寒的小農之家無力婚嫁,如果實在下不了手殺死女嬰的話,那麼將女兒給予他人做童養媳,便成了一個不錯的選擇。

ADVERTISEMENT

《宋史·杜紘傳》也記載了:“民間有女,許嫁未行,而養於婿家,婿氏殺以誣人,吏當如昏法。紘曰:‘禮,婦三月而廟見,未廟見而死,則歸葬於家,示未成婦也。律,定昏而夫犯,論同凡人。養婦雖非法律,然未成婦則一也。’”此例也見於《雞肋集·刑部侍郎杜公墓誌銘》:“民間女幼,許嫁未行而養諸壻氏者曰養婦。會有殺養婦以誣人者,吏議如婚法公曰禮婦三日而廟見,未廟見而死,歸葬於女氏之黨,示未成婦也。”

不過宋朝的童養媳還隻是存在於文獻記載當中,當權者們並沒有認可這種做法,從而立法加以規範化。中國歷史上有關童養媳的首個法律明文,出現於元朝。元史《刑法誌》記載:“諸以童養未成婚男婦,轉配其奴者,笞五十七,婦歸宗,不追聘財”。

童養媳習俗產生的原因

除了通常的無力撫養外,封建社會的人口增長的控製也是童養媳氾濫的重要因素。和今天控製人口不讓其過於龐大不同,古代統治者往往是想盡辦法鼓勵生育,刺激人口增長。

漢惠帝曾經下令:“女子年十五以上至三十不嫁,五算(即五倍以上交納人頭稅)”。這導致古人往往為嫁女兒犯愁,因為很要命的一點就是在很多朝代和今天正好相反,女方的嫁妝要求是非常高昂的,數倍於男方付出的彩禮。畢竟在靠壯勞力維持小農經濟的古人看來,男方娶了你的女兒,等於是要養你女兒一輩,自然得多要些嫁妝。

民國時期的童養媳和她的小丈夫的婚禮舊照

比如:清朝道光十六年重刊本《鹹陽縣誌》中記載:“乾隆年間,中平之家,妝奩之費大約數千金,或百金,即富厚之家亦不過三五百金,邇來多由倍於此者。”在《長壽縣誌》中也有記載,“物價奇昂,以數百金嫁一女殊不足道,視前輩饒裕之家,至多以二百金為限者,且數倍矣。甚由以爭奩物涉訟者,其陋真可笑也。”

這就導致了窮困人家的女兒非常難嫁,很多家庭不得不選擇殺死剛出生的女嬰,但是並非每家每戶都能橫的下心殺死自己的親生骨肉的,因此童養媳就變的大行其道。

古代童養媳的境遇

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曾以藝術的手法在《惡姑》詩中敘述童養媳的苦難:

十二歲的女子到婆家,婆婆讓她到廚房做飯,劈柴把她細細的小手震破,燒水端熱飯使她的小手乾枯,就這樣婆婆仍舊今日毒罵,明日痛打,使得小媳婦“一日無完衣,十日無完膚”她的父母來看望她,她強作歡笑。

ADVERTISEMENT

這可謂是童養媳生活的真實寫照。

有的童養媳還被當作婆家的財產而出賣,有的賣給妓院,有的出賣給他人為妻為妾,童養媳可以說是一種非常無人道的婚姻習俗。

揚州八怪之一的鄭板橋

而除了婆家的虐待外,丈夫的冷淡也時時刻刻壓迫著童養媳們。

眾所周知,男人對自己太容易得到的東西往往不會很珍惜,一個從小就被當做使喚丫頭使用的女子,父母告訴他們她註定是你的妻妾,這會讓男人對這個小妻子很不珍惜。另一方面來講,就算祖墳冒青煙了,遇到了個講道理的婆家和老實人的丈夫,和今天很多同居時間太久的情侶往往對婚姻沒有太大的感覺了一樣,從小一起長大讓彼此之間非常熟悉,這會讓他們對彼此的性慾非常冷淡,甚至會出現丈夫拋棄童養媳另娶的事情。

另外,對於女性來說,她們對婚姻的期望值一般較男性較高。男性一般由於經濟原因而存在很大的將就心態。但女性不同,她們或許會迫於三綱五常、三從四德等世俗的壓力而循規蹈矩,但這一般都是在上流家庭。對於採取童養婚的普遍老百姓來說,女性首先是作為一個家庭的勞動力而存在,這勢必使她們拋頭露面謀求經濟來源,而較少禮教約束,所以一旦有誘惑,常是無法抵禦。

1904年12月24日,《申報》就刊登了這樣一個新聞“華春泉……供稱李氏於九歲時過門童養,至十七歲時與子福林成婚,今氏已經生一男,不料被鄰操扇業之周桂生引誘成奸……。”

可見無論是對於男女雙方來說,這都是一種非常不幸的婚姻製度。

童養媳廢除的今天

時至今日,童養媳製度早已進了歷史的垃圾堆中,不過由於婚配雙方都非常年幼,往往由雙方父母操辦婚事。這就導致了在確定關係的時候,雙方其實是自願的,這就讓執法變得非常困難,畢竟隻要是人類設計的法律製度就總有漏洞可以鑽。

例如在古代的童養媳製度中還有一種童養婚叫做“等郎婚”,主要是男家婚後暫無兒子,先抱養或買進別家的幼女為養女,待到生子並達到一定的年齡以後,再將自己的養女轉為兒媳。有的養女至十多歲才等來還是嬰兒的郎,如果始終等不來郎,則由男方將養女出嫁。

ADVERTISEMENT

比較糟糕的是幼女成為童養媳以後,擬作為未來丈夫的人夭折,童養媳就成為了“望郎媳”,要等著養父母再生出的男孩的媳婦。

反應廢除童養媳陋俗的連環畫

這樣在年齡方面很多都與男方存在不小的差距,她們選擇在吉時過門時一般拜天地祖先,男女同拜的結婚儀式則等男女雙方長大後再進行。如果夫家家境尚佳,女孩子就可以先回孃家,待“親迎”的日子到來,男家前往接親。

例如在計劃生育伊始,就有不少家庭收養了很多的“養女”,其中固然不乏真正的善人,但是卻也有不少是打著給自己兒子操辦一場“等郎婚”的注意收養的孤兒。逼得很多地方釋出政策,規定瞭如果家中有男孩的話,則禁止在收養女嬰。

“等郎婚”習俗下的大齡妻子和幼齒丈夫

不過今天畢竟不同於古代,如果處於14歲以下的年齡段,無論女方是否願意,隻要發生了性行為即可視為強姦幼女。而調查、取證等手段也遠比古代先進,這給了徹底消滅童養媳製度以可能。

而本文受害者非常倒黴的是,時間過去已經很久了。其聲稱被陳學生強姦,自己當時是未成年人,且違背本人意願。調查結果顯示,2001年2月,陳學生(前夫)、馬泮豔、羅燕(馬泮豔表姐)和同村村民等結伴前往福建晉江務工。由於時間久遠,已無法提取到相關物證和生物檢材。現有證據不能證明陳學生涉嫌強姦罪。而根據醫學專家的診斷,馬泮豔第一次產女的受孕時間在2002年1月至3月期間。馬泮豔戶籍資料顯示,2002年1月24日滿14週歲。現有證據不能證實陳學生在馬泮豔未滿14歲時與其發生過性關係。

反應廢除童養媳陋俗的連環畫

因此,在司法上專家的觀點是“這是個悲劇,但不宜追究刑責”。不過如果換個角度去想,受害者在今天已經能夠解除這種強製的婚姻關係了,這在古代是不可想象的。

如果不是太過於倒黴,導致其控告無法被證實的話,很有可能就維權成功了。相信有一天,中國終會徹底走出“童養媳”的陰影。

» 蘭臺說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