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究竟對地球做過什麼?

ADVERTISEMENT

一群國家地理控,專注於探索極致的自然風光

地表簡史

文 | 星球研究所

如果站在月球軌道的特定位置

你將會看到一顆藍色星球從月球地平線上冉冉升起

這種景象被稱為地出(earthrise)

這個藍色星球

就是地球

(美國月球勘測軌道飛行器拍攝於2015年10月12日,是地球的近照之一)

250萬年前

地球上出現了一種生物

今天我們將其定義為

人類

很多人以為當時的人類是以打獵為生

事實上在整個食物鏈中人類的地位弱爆了

他們基本沒有能力捕獵

更多是等待其它獵食者的殘羹剩飯

獅子會吃掉獵物身上最好的部位

之後毫不挑食的鬣狗、豺會把剩下的肉吃幹抹淨

最後才輪到人類上場

他們小心翼翼、東張西望

避免自己進餐時成為其它猛獸的獵物

然後圍繞著骨架左看右瞧希望能找出一點點肉渣

卻一無所獲

於是他們搬起旁邊的石頭砸向骨頭

將敲出的骨髓當成最後的晚餐

人類的石器時代就這樣誕生了

(東非奧爾德沃文化的石製砍砸器,舊石器時代的代表

處境卑微的人類會照顧孩子、繁衍生息

也會爭奪食物、殘殺同類

壯小夥會大秀肌肉以吸引姑孃的青睞

野心家會挑戰首領以取而代之

這些老套的劇情和我們今天在《動物世界》中看到的如出一轍

如果人類在這個時候滅亡了

地球將不會因此發生任何改變

因為Who care?

這時的地球表面完全由大自然的力量進行裝點

日夜不停的風、偶爾出現的降雨侵蝕了地表

將紅色含鐵巖石、藍色含錳巖石裸露在外

形成一幅沒有秩序感的抽象畫

(美國紅崖國家保護區,Chelsea Kauai航拍)

四面八方匯來的水流沖刷出了一條大河

如同多足動物一般緊趴地表

(伊朗Shadegan Lagoon附近的樹狀水系,Digital Globe拍攝

ADVERTISEMENT

河流從茂密的熱帶雨林中蜿蜒而過

裡面蘊藏著世界上最為多樣的生物種群

(祕魯熱帶雨林中的河流,Digital Globe拍攝

森林在地表肆意生長

佔據了2/3的陸地

直到北部極寒之地

(航拍美國俄勒岡州胡德山的森林,攝影師Shainblum Photography

大量的泥沙被河流裹挾到入海口

沖積成一個河網縱橫的巨大三角洲

(馬達加斯加的河流三角洲,Digital Globe拍攝

月球引力讓海洋出現強烈的潮汐

年復一年地沖刷著脆弱的海岸

(大西洋海岸,Benjamin Grant拍攝

海洋覆蓋了70%以上的地表

將世界聯結在一起

大型海洋動物遨遊其中完成環球旅行

比人類要早上數百萬年

(加利福尼亞海域的海豚,Jared Williamson拍攝)

蔚藍的海面上一座火山正在噴發

若幹年後一片大陸將迎來新生

(東京以南的一座火山島,Digital Globe拍攝)

然而自然力量的控製權只是暫時的

未來的地表樣貌將由現在還微不足道的人類決定

經歷45億年風霜的地球

會在短短80萬年間完成翻天覆地的變化

80萬年前

人類學會了用火

火不僅照亮了黑暗的夜晚、溫暖了寒冷的洞穴

還成為人類獵殺動物的武器

一個柔弱的人類女子

只要有一塊燧石就能敲出火花

在短短幾個小時內點燃整片森林

火勢停歇後森林中的動物就變成了噴香的烤鹿、烤野豬

火改變了生物界憑力量決勝負的戰局

人類也第一次把地表變成焦土

(2003年聖地亞哥的森林大火,紅綠分明,照片源自聖地亞哥大學地理系)

不過當時世界上所有人類加在一起

還不如今天東非草原上的角馬多

所以他們點燃的這把火對地表生態系統影響微乎其微

ADVERTISEMENT

7萬年前

真正意義上的現代人類“智人”崛起了

在智人之前

人類的智力水平無法完成複雜的思維、溝通

他們只能獨自捕獵或組織一支小型團隊

而“智人”顧名思義是更聰明的人類

他們擁有複雜的抽象思維

可以縝密地調動500人進行戰術協作

將野馬群趕進某個狹窄的峽穀

然後封鎖兩端出口將無路可逃的動物一網打盡

一個下午就能得到上噸的鮮肉、脂肪和獸皮

那些體形碩大、渾身毛茸茸的動物

都傻乎乎地跑步奔向智人的陷阱

地表上一些大型動物群的景象陸續銷聲匿跡

僅僅5萬年時間大型陸生哺乳動物就滅絕了50%

幸虧人類發明火槍要晚得多

否則現在地球上有沒有野生動物都很難說

(奧卡萬戈三角洲是地球上少數僅存的大型野生動物遷徙地,攝影師Steve Bloom

單個智人的能力並沒有多大進步

但群體力量的威力呈幾何倍數爆發

同為人屬的競爭對手尼安德特人佛羅勒斯人

很快被智人趕盡殺絕

可能也包括周口店龍骨山的北京人

智人作為唯一的人類走向了食物鏈頂端

他們加速繁衍、製造更多後代

然後一代一代向世界上所有角落擴張

45000年前

人類第一次離開連成一體的亞非大陸

踏上了世界盡頭那些孤立的陸地

第一站是澳大利亞

2000年後

當地體重在50公斤以上的24種動物中有23種慘遭滅絕

整個澳大利亞的生態系統重新洗牌

人類還在新大陸上施展放火捕獵的技術

與亞歐大陸不同的是

澳大利亞貧瘠的環境讓經歷火燒後的森林難以恢復

很多森林變成了荒原

地表植物“煥然一新”

(澳大利亞北領地艾利斯斯普林斯,圖片源自Birdseyeview Photography)

大部分樹種也被消滅殆盡

最耐火的桉樹開始獨霸天下

成為今天澳大利亞最知名的樹種

(澳大利亞藍山國家公園的桉樹林,攝影師Adventurer Ellie)

16000年前

人類進入美洲

3000年後便佔領了整個美洲大陸

猛獁象、乳齒象、劍齒虎、巨型地懶、巨熊

還有本土馬、本土駱駝等等大型動物全部滅絕

至此

世界上所有宜居的大陸已經遍佈人類

人類可以對地球大展拳腳了

(人類遷徙路線圖)

12000年前

居住在西亞新月沃土的人類發現了一種野草

只要照顧好它

每年特定的時候就可以收穫食物

人們不用再奔波採集野果、飢一頓飽一頓

歷史上影響最深遠的創造

農業誕生了

而那種野草則被命名為小麥

如今小麥在全球總共佔據大約225萬平方公裡的地表面積

是英國國土面積的10倍

(俄羅斯的農田,圖片源自PlanetABS)

隨後更多的植物被人類馴化

豌豆和小扁豆在10000年前

橄欖樹在7000年前

葡萄則是在5500年前

這是一波植物馴化的熱潮

人們將原來森林、草地統統剷平

各種果園菜園農場出現在地表之上

(澳大利亞的農田,圖片源自Nearmap

與大自然的“雜亂無章”不同

人類喜歡整齊劃一

一排排、一行行的果樹

間隔一致、樹齡一致、樹種一致

(西班牙的柑橘果園排列成了指紋狀,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今天人類的耕地面積高達1800萬平方公裡

比俄羅斯的國土面積還要大

也就意味著同等面積的草原、森林、溼地消失了

就連一些原來不宜耕種的地方也被開墾成農田

(沙烏地阿拉伯沙漠中的農田,圖片源自Digitaloverview)

人類操縱著植物的生命

另一方面植物也操縱著人類的生活

人們圍繞著一塊土地播種、澆水、除草、收割

從日升到日落、從春到夏

不得停歇、不得遷徙

為了看管植物

人類在定居點建立了

採集、狩獵時代的人類本來生活在大自然之中

幾十甚至上百平方公裡都是他們的“家”

有山丘、溪流、樹林,還有開闊的天空

當農業時代來臨

人類不再居住於洞穴

而是用木頭、石頭或泥巴蓋起房子

對地球表面影響極大的新事物誕生了

人類建築

(西班牙的一處四方形住宅,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農業時代之前人類燒燬森林、滅絕動植物

很快就會有新的植被、動物填補空白

人為的痕跡就會了無蹤影

建築的出現卻永遠改變了地表外貌

幾乎無法消解

人們把“家”安置在一起便構成了

村莊

於是一大片建築在地表上集中出現

村莊被牆壁、籬笆圍起來與自然隔開

成為專屬人類的人工孤島

(雲南羅平的村莊和油菜花田,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人類建築之內才是家園

之外便是“外面”

人類從心理上第一次和大自然有了界限

為防止大自然力量的入侵

包括各種雜草、野生動物

村民們無所不用其極

一旦發現闖入者(也包括後來的“外人”)

要麼趕走、要麼就地消滅

(義大利的帕爾馬諾瓦鎮,邊界形成九角星形,具有強大的防禦能力,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11000年前

人類開始馴養山羊、綿羊

與馴化植物類似

只要看管好它們、不讓它們跑掉

它們自然就能長肥、長大

成為人類的盤中餐

隨後更多動物被馴化

雞在10000年前、豬在8000年前

牛在7000年前、馬在5000年前

當時家畜總數不過幾百萬隻

而如今全球地表上生活著

大約10億隻綿羊、10億隻豬、10億隻牛、250億隻雞

家畜群取代野生動物群成為地表上最搶眼的動物景觀

(科羅拉多州的農場,攝影師Pete Mcbride)

農業、畜牧業讓人類有了舒適的生存環境

可以比吃殘羹冷炙的採集狩獵時代繁衍更多人口

農業時代前夕地球上人口大約有800萬

而到了公元1世紀人口已達2.5億

公元前7000年位於今日土耳其的加泰土丘(Çatal Höyük)

人口就達到了5000到10000人

公元前5世紀到公元前4世紀新月沃土有多個城市人口過萬

無數個小村莊都經歷了人口大爆炸

變成了今天地表上最大的龐然大物

城市

(伊朗德黑蘭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為了溝通不同的城市

系統性建設的道路交通出現了

今天地表上擁有公路6500萬公裡

從地球直接鋪設到火星還綽綽有餘

(廣州的立交橋,[email protected]

村鎮、城市、便利的道路交通

讓大型國家的出現成為可能

公元前3100年第一個埃及王朝統一尼羅河穀

領土達數千平方公裡、人口數十萬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統一華夏

擁有4000萬人、數十萬士兵

以及超過十萬官員的複雜行政系統

國家可以調動世界最多的人力、財富資源

成為改變地球的兩個最強大力量之一

開挖運河、築造堤壩、修建長城

地表上最偉大的人類工程幾乎都由國家完成

(美國國會大廈,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另一方面

採集、狩獵時代的人類只能勉強果腹

沒有心思、也沒有能力索取更多

農業、畜牧業為人類提供了穩定的食物供給

貪婪從人心底升起

人類需要更多、更好的生活

也許是永遠穿不完的衣服

也許是浮誇的裝飾品

也許是更大、更奢華的建築

也許是一次腐敗的假期

人類建築的主要用途從單一的“家”

演變出無窮無盡的新形式

出現在地表之上

比如一年隻住幾天的海邊別墅、度假村

(義大利的一處海灘,海灘上的不同顏色由密密麻麻的遮陽傘構成,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連墓地也異常輝煌

因為死後的生活要比生時更好

(埃及金字塔,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城市裡紛紛興建人類音樂、繪畫夢想的建築

作為彰顯城市品味的符號

(悉尼歌劇院,圖片源自Nearmap)

大型的宮殿則成為權力的象徵

(故宮,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最為值得一提的是

信仰

人類從一開始簡單地祈禱風調雨順

到後來演變為只有加入某一信仰才能獲得族群認同

有關信仰的建築大量出現

從原始崇拜的英格蘭巨石陣

(Stonehenge,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到巨大的寺廟群吳哥窟

(護城河環繞的吳哥窟,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再到氣勢恢宏的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

(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信仰與國家並列成為改變地表的超級力量

因為它們最有能力發起破壞性最大的行為

戰爭

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從肉體上消滅敵人使人著魔

無論基督教與新教之間的戰爭

還是十字軍東徵

或者中華大地上無數次的王朝更迭

繁華城市瞬間變為瓦礫

難民像非洲動物一樣被迫遷徙

都是再平常不過的事了

(肯亞北部的難民營,人口超過40萬,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整體上而言

上述歷史時期的人造地表面積並不算大

整個地球陸地面積1.55億平方公裡

到了公元1400年所有人造地表也才1100萬平方公裡

約全球陸地面積的7%

直到科學時代的到來徹底改變了這一佔比

500年前

科學家開始嶄露頭角

之前的人類會將解釋不了的現象歸於上帝

上帝則是萬能的、無所不知的

而科學家則認為最有魅力的

不是已知的世界,而是未知的世界

他們從一開始就把“無知”當成動力

正是無知的富蘭克林在雷雨中放風箏

才驗證了閃電不是神祇而是電流

科學家取代了上帝、君王成為改變世界的領頭羊

在科學的推動下

地表之上出現的新事物遠超之前的250萬年

1830年全球第一條商業鐵路在英國啟用

如今世界鐵路總裡程高達150萬公裡

可以繞行赤道近40圈

(美國亞特蘭大的火車車場,[email protected],Benjamin Grant製圖)

飛機的出現

讓人類利用地表上空的大氣層成為可能

(世界最繁忙的機場之一肯尼迪國際機場,[email protected],Benjamin Grant製圖)

堆滿集裝箱的超級港口

裝載了人類歷史上最強烈的物質慾望

(洛杉磯港,圖片源自Nearmap)

科學時代來臨

電燈、汽車、手機、電視無數新玩意兒被發明出來

要生產這些東西必須建設工廠、辦公室

人類開始對地表進行大規模硬化

鋼鐵、水泥取代了之前泥土、木材和稻草

與自然界的隔離愈加明顯

(日本東海市的工廠,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城市開始不斷擴張演變為超級城市

超級城市對自然界而言如同一塊缺少植被、動物的荒漠

摩天大樓成為荒漠中最醒目的人造山峰

(911之後的曼哈頓,攝影師NOAA)

人類的力量還能攔蓄河流

人為製造出大型湖泊

(胡佛水壩,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甚至填平海洋造出陸地

(馬來西亞的一處水上別墅,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異地調水、海水淡化

讓沙漠上也建立了人類城市

(阿布紮比的別墅群,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人類還衝出地表

邁出改變太陽系的第一步

(2011年奮進號太空梭衝出地表,圖片源自NASA)

為了工廠、城市的大規模建設

採礦業迅速崛起

地表上出現了大量超級礦坑、礦洞

(俄羅斯的露天礦坑,深達525米,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沙漠中珍貴的水源也被用於採礦

(美國猶他州的鉀鹽礦,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大量產品被製造出來

也代表著大量的垃圾隨之產生

垃圾山成為地表上極為壯觀的景觀之一

連報廢的飛機都密佈地面

(亞利桑那州飛機墓地,有4000餘家報廢飛機,圖片源自Digital Globe)

垃圾、汙染還造成個別物種非正常爆發

海洋為之變色

(汙染造成的波羅的海藍藻大爆發,圖片源自NASA)

只有環保科技的出現稍稍令人心慰

比如位於西班牙的太陽能發電場

採用2650塊定日鏡收集太陽能

每年可以減少約30000噸二氧化碳排放量

(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還有位於中國東海的海上風電場

(圖片源自Dailyoverview)

地表曾經是青山綠水

如今已經是鋼筋、水泥、塑料包圍的硬殼

人類

的確是地表最強

沒有之一

P.S. 本文中的史實資料主要參考以色列歷史學家Yuval Noah Harari所著《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多數圖片來自於Benjamin Grant的Instagram賬號@dailyoverview,並由Digital Globe拍攝

... END ...

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星球研究所”

我所聚集了一群國家地理控

專注於探索極致的自然風光

by 星球研究所 原創編輯,轉載請聯絡微信公眾號“星球研究所”

星球研究所

一群國家地理控,專注於探索極致的自然風光


» 星球研究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