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得自己成全自己

ADVERTISEMENT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主播吳絮朗讀音訊

人在職場,身似飄萍,能得到領導一句“年輕人,我很欣賞你哦”的評價,自然覺得騰雲駕霧,前途一片光明。

可有些人恰恰是死在了這句話上。

比如《紅樓夢》中的晴雯。

晴雯直到死之前,也沒有想明白這個道理。

《紅樓夢》第77回講的是晴雯被趕出賈府後病重,臨終前寶玉去探望她。回目名的前半句叫“俏丫鬟抱屈夭風流”,指的是她最後對寶玉說的那段長長的告白,其實也是在內心質問當初那個改變她命運的大領導。

那個大領導不是寶玉,不是趕她出府的王夫人,那個人的名字,她從不敢提及,因為她始終相信,那個人會站出來,為她說一句話,只要這一句話,就夠了。

但她至死也沒有聽到這句話。

晴雯這段內心告白主要有兩層意思:

第一層是“抱屈”:我確實長得比別人漂亮,卻從來沒有勾引過你,為什麼她們要冤枉我是個狐狸精?

第二層是“後悔”:後悔自己“癡心傻意”,以為“大家橫豎是在一處”。

這第二層的意思就有意思了,“大家”當然指自己和寶玉,“橫豎是在一處”,就是說自己一直以為早晚會給寶玉當通房丫頭的。這通房丫頭是可以陪男主人上床的,所以是下人中地位最高的,僅次於妾。想通這一點,也就明白晴雯平日裡為什麼那麼心高氣傲了。

可問題是,她憑什麼一口認定“大家橫豎是在一處”呢?

她後來明明知道,襲人已經上了王夫人的提拔名單,她為什麼認定自己還有機會呢?

換句話說,是誰給了她這個承諾?難道是她一廂情景,真的很“傻”?

晴雯雖是一個對自身的危險處境有點無知的人,但在這件事上,她還真不是一廂情願。

緊接著第78回,王夫人把晴雯趕走後,忽然意識到晴雯實際上還是老太太房裡的人,就這麼先斬後奏了,她還真有點忐忑不安,於是找了一個“賈母喜歡”的機會,回稟了這件事。

ADVERTISEMENT

賈母的回答為晴雯作了旁證,賈母確實很喜歡晴雯,“我看他甚好”,包括“言談、針線”,所以把晴雯派到了寶玉房裡,目的是“將來還可以給寶玉使喚的”。

既然是“將來”,那這個“使喚”當然不光是做個丫環那麼簡單了。

我們現在明白了,晴雯的“抱屈”,不光是被汙為“狐狸精”,還有賈母明明已經安排了她的未來,為什麼這時候也不出來為她說句公道話呢?

其實,王夫人也是擔心這件事的,她的解釋也是煞費苦心,先是肯定“老太太挑中的人原不錯,只是她命裡沒造化”,強調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待歷史問題:“女大十八變,未免就有些調歪”,“事事比人強,只是不大沉重”。

最後的結果是賈母沒有追究,反而說“既是你深知,豈有大錯誤的?”

賈母是真的信了王夫人的話嗎?從平時賈母對她的評價來看,未必。也許她覺得沒必要為這點小事讓王夫人下不來臺。

總之,那個讓賈母喜歡的晴雯,那個早被賈母安排好未來的晴雯,就這樣不留半點痕跡地從她的生命中翻過了這一頁。

就像領導曾經給了你這麼個意思:“老張科長馬上就要退了,小張,我欣賞你哦。”

可領導說過什麼?他可是什麼也沒說啊。如果你真的把自己當成未來的“小張科長”,現在的位置難免坐得心浮氣燥。領導將來也許又會換成這句話:

“小張這個年輕人,怪可惜了的,不珍惜自己啊,枉費大家對他的信任……”

職場人最殘酷的一件事,就是你把自己的命運放在一個人手裡,而你的價值對於這個人而言,不過是需要一點好處才能犧牲掉的籌碼。

客觀的分析,領導表達出對一個人的喜歡,可能有兩種不同的含義。

第一種是你的性格比較符合領導的口味,這是通常意義上的“喜歡”。

我們知道,賈母是一個很注重品質生活的老太太,在“品人”方面,她的品味更是與眾不同。

ADVERTISEMENT

一般領導都喜歡聽話乖巧的,比如王夫人對好姑孃的要求就是“笨、老實”,而賈母卻對那些有血性的姑娘情有獨鍾。比如睛雯、王熙鳳、林黛玉。這些姑娘都有一個共同點,聰明但不好管。

敢用那些不太好駕馭的聰明人,說明這個領導有自信。但如果把領導對於個性的欣賞當成領導“就是看中你”,那就大錯特錯了。

厲害的領導往往有一個特點,性格中感性和理性的因素都相當強烈,感性起來像個多愁善感的詩人,理性起來又沒有半點感情可言。

比如在寶玉婚姻大事上,大家都看得出賈母鍾情於黛玉。所以精明如鳳姐,就常常拿這件事開黛玉的玩笑。但喜歡歸喜歡,賈母就是不肯點頭,把這件事給定下來。為什麼呢?

因為王夫人沒看中,因為兒子賈政還沒態度,賈母雖然是一家之主,也不能憑著個人喜好,一意孤行。

等到賈府最大的後臺元春娘娘挑中了寶釵後,賈母就算是再喜歡黛玉,也只能毫不留情地犧牲掉,說服自己接受寶釵了。

當然,寶釵同樣是賈母喜歡的人,賈母有一次誇寶釵,說自己的四個孫女都比不上她(這就包括黛玉了),急得寶玉再一旁跳腳也沒用。不過,這就是另一種“領導的喜歡”了。

另一種“領導喜歡的人”,是能滿足領導利益的人。

這類人,最典型的就是賈母身邊的鴛鴦。

鴛鴦既是賈母的生活祕書,還是她的辦公室主任,不僅清楚賈母衣食起居的各種習慣與細節,還是掌握著她的小金庫。

這麼重要的位置上的人,性格早就是模糊一片了。賈母越是表達出對鴛鴦的喜愛,鴛鴦越是體會到,這“喜愛”兩字,橫看豎看不過是一個“離不開”罷了。

在官場上,作為一個領導“離不開”的祕書,雖然掌握著高於其地位的權力,但內心一直是懸著的,一旦領匯出了什麼意外,你就神馬都不是了。

所以,一個“好”領導,不管多麼用慣一個祕書,對他最大的關心,還是在適當的時候,把他“外放”出去,權力小了,但留足了發展空間。

同樣,作為一個丫環,你能給她最大好處就是乘自己一口氣還在,把她許一個好人家。但賈母卻從沒有動過這個念頭,雖然鴛鴦年紀不小了,雖然書中很隱晦地提到她對賈鏈有意思,但賈母從沒有對她的婚姻大事表示過關心。

賈母並非沒有機會,在“鴛鴦抗婚”那一章,賈母發了她在全書中最大的一次脾氣,但理由很可笑,不是為了鴛鴦的幸福,而是覺得兒子要圖謀自己的財產:“有好東西也來要,有好人也來要”。在她眼裡,鴛鴦就是一個和“好東西”並列的“好人”。

為了抗婚,鴛鴦發了一個重誓,終生不嫁,服伺賈母。這當然是一時的氣話,可也是斷了自己的後路,賈母是唯一有能力改變這句話的人,可她不但接下了話茬,還清楚地表示,要“留下他伏侍我幾年”。

至此,鴛鴦便再無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直到賈母去世,她從哪兒來,又回哪兒去。

因為與領導利益一致而被領導喜歡,無疑是被綁在了領導的利益戰車上,我在《不在“小圈子”內一起變壞,就在“小圈子”外獨自變態?》中說:

每一個進入圈子的人,都面臨兩種選擇,一種是成為業務骨幹,另一種則服務於領導的私人目標,成為他的附庸,後者完全把自身的榮辱寄託在領導的身上。

睛雯昨終之前,可以說是無限悔恨,她說,早知是這個結果,“當日也另有個道理”。

什麼叫“另有個道理”呢?

有兩種理解,一種是“後悔”:說我是“狐狸精”,索性當初真的勾引了寶玉,今天也不枉我這個罪名。

而另一種理解是“懺悔”,是對昔日為人的反省。

晴雯在賈府的丫環中是一個奇葩的存在,她不僅愛欺負其他同事,打壓想往上爬的下屬,擠兌和她平級的襲人,就連主子寶玉,她也常常不給好臉色看。

以前用階級鬥爭的理論分析《紅樓夢》,把她捧成“嫉惡如仇,潔身自好,反抗階級壓迫的底層勞動人民的典型”,太扯了。如果不是她長的漂亮、心靈手巧,幾乎就是另一個趙姨娘,難怪王夫人對她有本能的反感。

聯絡後文,她是真的把自己當成主子了——因為賈母當初的一個承諾(更有可能是暗示)。

從這點看,“另有個道理”也許是說,安守一個丫環的本份,專心本職工作,搞好同事關係,把領導當領導,把下屬當下屬。

得到了領導的誇獎,固然是件好事,但也別放在心上,更別放在嘴上。有些領導,每天不誇幾個人,心裡就不塌實。

得到了領導的口頭承諾,也別太當回事,他自己能不能坐穩這位置,還得兩說呢。

進了領導的小圈子,更要小心謹慎,儘量往業務骨幹的方向走,不要輕易去服務領導的私人目標,更別成為他的附庸。

借用《霸王別姬》裡,師傅對程蝶衣說的一句話:“人,得自個兒成全自個兒。”

比如說,別人會因為你的成功,而認為你是個神採飛揚的人;只有你會因為早上看見鏡子裡“神採飛揚”的臉,而對自己說:“加油,你一定行!”

別人對你的欣賞,從來都是錦上添花,只有你對自己的欣賞,才是你前進路上最大的動力。

-背景音樂-

好妹妹樂隊《紅豆詞》

-作者-

人神共奮的李剛,(ID:tongyipaocha)。原標題《有時候毀掉你的恰恰是領導的“欣賞”》。十點讀書經授權釋出本文,轉載請聯絡作者。

-主播-

吳絮,電臺女主播。酷愛聲音,喜讀文字,[email protected],(ID:DJwuxu)。

長按下圖識別二維碼關注我們

也歡迎把十點讀書推薦給你的家人好友

回覆“晚安”,十點君送你一張晚安心語


» 十點讀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