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為什麼這麼脆弱?

ADVERTISEMENT
人類沒有獅子的力量,沒有鱷魚的硬皮,沒有毒蛇的利牙,但是人類在過去的兩百萬年裡很長部分時間能靠自己強力到爆的耐力在對工具極低的依賴性下獵食,也有強力到爆的耐力能讓人類足以擺脫這個世界大部分掠食者的追捕,還有其他大部分動物都沒有或者弱爆了的投擲能力(比如猩猩會扔便便,但是人類卻可以丟出棒球)

人類肉體(排除大腦)上似乎沒有進化得很厲害的地方,不能飛,不能在水裡呼吸,沒有生來就具攻擊性的器官,因為演化是環境選擇,而不是主動改變自己,如果一個生物願意變成什麼樣就能變成什麼樣,那大概不是生物了……而是百變怪了,也不是演化了,而是超能力了……人類真正強大的地方在於有一個牛逼到爆的大腦,這個大腦有多強呢?強到足以解決這個世界上和生存有關的大部分問題——雖然距離一切問題還有一定距離

如果人類願意,人類也許可以成為地球上第一種通過自主或者計劃
,改造成自己想要的生物——當然,我說的是通過科技的力量——某種意義上,科技的力量也是人類漫長的演化之路上的一步吧,畢竟,螞蟻就已經會用沙石搭建城堡了——如果說螞蟻的城堡是自然的,那麼有什麼理由說人類的鋼鐵都市是不自然的呢?無端割裂人類和自然,也許是最大的以人類為中心的自大

不過為什麼要把自己變得刀槍不入呢?刀槍不入也許是個好主意,但是在現代社會有什麼用?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刀槍不入這種在原始社會,在野外或許有用的能力——但是沒有用的東西,為什麼要演化出來呢?恐怕在人類社會裡越來越沒用吧……想想一個刀槍不入的妹子……噢天啊,每次性生活都是一次慘痛的經歷麼……

科學一直都在遇到障礙,但是科學本身是關於自然現象有條理的知識,可以說是對於表達自然現象的各種概念之間的關係的理性研究。也就是,簡單說。科學不是一個結論,而是一個方法——獲取知識的方法,而不是知識本身。在這套體系下,只要對自然的探索還在繼續,anyway,所謂科學技術,本質其實不過是利用自然規律
ADVERTISEMENT
造福於自己罷了,這件事不是只有人類在做,這個世界上的每一種生命都在做這件事,只是有意和無意而已,就像我們覺得蝙蝠的超聲波定位的計算能力很牛逼,也許蝙蝠還覺得人類居然能用眼睛看見東西,簡直碉堡了呢……

那麼,既然探索不止,為什麼要在意科學永遠達不到的事情呢?這個世界不會因為【不完美】而無法存在下去,人類也是,科學也是,既然這個世界不完美,假設科學也是不完美的,假設科學永遠不可以窮盡這個世界的一切問題——但是,這有什麼不好的麼?繪畫,音樂,文學,又有哪個是完美的呢?但是我們的世界卻確確實實因為這些東西的存在而更加美好,至少,我不願意生活在一個沒有藝術的世界……科學也一樣,它讓人類過得更好,何必在意永遠不能窮盡這個世界呢?

人類所謂的主動創造的進化,本質上利用的一直都是這個自然規律,就像剛剛所說的,也許人類的主動創造永遠達不到完美的,想要的效果,但是我們現在確確實實能感覺到世界在變得更好,生活變得更好,在十萬年前,人類恐怕是吃不到飽滿的水稻的,在百萬年前,人類連熟食是什麼都不知道——既然這個世界越來越美好,越來越舒適,越來越安全,那麼永遠達不到人類想要的結果,真的是很糟糕的事情麼?——除了PhD們也許就沒法畢業了
。當然,科學的本身也不是為了窮盡這個世界的,而是在探索未知,滿足人類的好奇心——僅此而已——那麼,本來就沒有控製,談何失控?

所謂的物競天擇,本身就是一個環境的選擇,當人類成為環境,成為選擇的原因時,天在哪裡?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一個玄妙得無法言明的天道麼?所謂天道本質難道不就是自然規律麼?難道不就是科學所總結的那個東西麼?既然如此,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所謂的天擇的一部分,那麼,天擇難道不是一直在人類的主動創造中起作用麼?因為那時候,人類就是所謂的天,人類主動創造,只是一個人類選擇的過程,而有沒有那個玄妙的天,玄妙得不知不覺中參與了選擇——沒有人知道,因為科學不探討過於玄妙的東西,科學看的是證據,要有測量標準,即使是聽上去不明覺厲的量子力學,或者蓋亞理論,背後並不是哲學的思辨,而是嚴謹的科學——單純無視證據的思辨,還能幫助人類探索世界嗎?我很懷疑……
ADVERTISEMENT

» 果殼精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