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現場的一次打臉事件,讓他明白了什麼叫做生活!

ADVERTISEMENT

苦難有如烏雲,遠望去但見墨黑一片,

然而身臨其下時不過是灰色而已。

——裡希特

用了一天時間,看完了《切爾諾貝利之春》。這書前面160頁是有關切爾諾貝利的部分,後面還有一小部分畫的是《福島核記》,講的也是核汙染之地的故事。

《切爾諾貝利之春》所描述的事情源於一次反核講座,在那次講座上,主講人尤金因為不滿提問者隻關注自己的生活,而對核事故直接受害者視而不見,所以他在現場勃然大怒。旁聽的一個漫畫家組織的主席受其感染決定組織一次切爾諾貝利旅行繪畫活動,活動出版的畫冊全部收入都將捐給專門救助受到核汙染傷害的兒童。

這本書的作者正好就是這次旅行繪畫活動的參與者之一。

切爾諾貝利事故發生於1986年4月26日,漫畫中的故事發生在事故後21年。 2007年11月,作者和他的朋友為進入這個與世隔絕的禁地做了詳細的計劃。這對於漫畫家本人來說,是一次非凡的體驗,過去他是隻和畫板打交道的漫畫家,而這次他感覺自己參與到了一個重大事件中,雖然是一次冒險,但卻十分讓人激動。

與此同時,作者卻患上了一種叫做“書寫痙攣症”的怪病。他的手感覺很疼,並且不能繪畫了。這使得他感到很消沉,因為這意味著他可能不能去切爾諾貝利了。然而小夥伴們還是給了他很多鼓勵,認為去切爾諾貝利並不意味著一定要繪畫,也可以做點別的事情,隻要帶著親身經歷回來就行。

於是2008年三月底,他去了勒韋希內做了輻射測量,四月底就和好友坐火車奔向目的地了。這部作品的開始畫的就是他們乘火車路過居裡夫人出生地華沙以後到達波蘭與烏克蘭邊境的場景。

接著就是基輔見聞,4月29日,他們去了距離切爾諾貝利40公裡的沃洛達爾卡,這地方就是他們此次活動的大本營。4月30日向北到了伊萬科夫,然後就開車去往切爾諾貝利遺址了。逛完切爾諾貝利,就去了克拉加提,和朋友們high了一番。作者覺得這一切有點怪怪的,從出發時的初心看,似乎不應該這樣,於是作者對此行的目的產生了懷疑。

第二天,也就是5月1日,沃洛達爾卡這個地方居然下起了雪。作者和朋友們在附近的樹林裡觀察核輻射後大地的模樣,直到儀器提示他們輻射劑量太大,他們才離開。第二天,作者又一次去了林子裡去作畫,還沿著隔離區的邊界到處觀察。

大自然風景實在太美,作者畫出來的東西和初衷似乎愈加背離。但有意思的是,當作者不再去想初心,而隻是縱情捕捉生活細節,自由自在作畫的時候,他的手恢復了原來的靈活!5月11日那天,畫家和朋友們因為醉心於池塘邊美麗的風景,竟然忘記這地方的輻射劑量,有人甚至直接躺在了草地上(草地上輻射很高)!作者在附近作畫時,還被神祕的動靜嚇了一跳,似乎看起來空無一物的隔離區內,生活中某種不可知的生物。

ADVERTISEMENT

隔離區之行結束了,他意識到自己對於這片土地而言是入侵者。也想明白了他此行藏在心裡的目的其實是想感受令人恐懼的未知與神祕,然而最後震撼他的卻是生活!

5月15日,作者回到了家裡。感覺很棒,和孩子們玩得很盡興。

故事梗概就是上面這樣子。

分鏡:漫畫的必要性

看漫畫是一種很有意思的體驗,尤其作者畫的還是真實的故事。

開始看的時候,我一次次問自己,這樣的故事用拍照片配文字來講不是更好嗎?為什麼要費勁去畫呢?但是越看才越體會到漫畫的魅力。或者換句話說不僅僅因為作者是漫畫家畫了這個才有意義,而是這本書用漫畫畫出了用其他形式很難表現的東西。

《切爾諾貝利》作者一共畫了160頁,平均一頁4-5格,那麼總體下來要七八百格!這些分鏡沒有斜格,隻有橫格和縱格。這種表現手法用來反應略帶沉重的現實題材是比較合適的。

△看到火車了麼?

開篇作者乘坐火車用的是第三人稱視角,火車在畫面中離鏡頭比較遠,夜空的雲彩擋住了月光。這個如果要拍照,需要有人在遠處等著,還不一定能拍出那種效果,但漫畫家把它畫下來就簡單了。不過這並不意味著內容簡單,相反由於融入了自己的情感,第一個鏡頭就顯得非常吸引人。

△進站和出站的經典切換

接下來,火車進站和出戰處理得特別流暢,給人一種看電影的感覺。作者在車裡看一本叫做《切爾諾貝利的悲鳴》,他被文字帶入了回憶,一系列流暢的鏡頭交代了切爾諾貝利的災難。世衛組織資料顯示,約有500萬人生活收到了核洩漏威脅,從1986年到2004年,切爾諾貝利事件造成的汙染導致全世界大約有100萬人死亡。回憶以暗色調的大跨頁結束,上面是廢棄的高壓電塔和電線網!

△承接前面的平視特寫後,俯視視角

拉遠,平滑地引出右邊的人物

ADVERTISEMENT

在法國的沿海城市的聖布裡厄,一群藝術家討論這次切爾諾貝利之行,一組平視特寫,烘託出會議的熱烈,接著P20左上角的一個俯拍很妙,這個鏡頭起到了絕佳的銜接作用,非常舒服地引出了活動的發起人。作者作為其中一員,在雨夜開車離開,正值11月份,天氣很冷,但這次特殊的活動卻可以讓人感覺到激動人心。

△與家人自然隨意地溝通,鏡頭流暢

家人肯定不同意他去,P25用了一頁5格來講與家人的溝通,非常有生活氣息。P26四個縱格講自己的手疼,接著是一個橫格的工作臺的特寫,銜接都特別完美。再比如,P33頁又一次出現了火車,和第一頁的倒敘就銜接上了。

△此處的列車和開篇的倒敘部分銜接上了

我不怎麼喜歡看漫畫,即便是著名的《睡魔》,實話講看了好幾遍才看明白,但《切爾諾貝利之春》是一遍就能看懂,甚至一邊看一邊在想畫漫畫的必要性,直到我看得非常快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之所以還有時間來思考這個問題,有一個前提是我看懂了漫畫,而且是非常流暢就看明白了畫上說的是什麼,這隻能說明一件事:作者的分鏡畫得好!

△兩頁對開,頂端的廣角鏡頭顯得大地空曠

基輔的大雨給了9格,P36到P37最上面,雨中的大廣角鏡頭特別有感覺,窗外到車內的轉化一點都不突兀,直到下車以後,一張微笑溫暖的大臉出現在面前。看到這張臉,舟車勞頓的辛苦一下就散了。房間外是陰冷的雨,房間裡是熱情的朋友。大雨下的切爾諾貝利駐地充滿人氣,但P46到P47頁的灰暗大跨頁,說明作者腦海中想象的切爾諾貝利是沒有生機的。這是一處伏筆。

△P46到P47頁的灰暗跨頁

接下來要從基輔到伊萬科夫,在給了幾個廣角和遠景後,一路的街景都給了特寫。核輻射的標誌,衰敗的公交站臺,突兀的熱水輸送管道。接下來用較為密集的分鏡,藉著工作人員之口,強調了切爾諾貝利災難的諸多細節和惡果。這一組鏡頭就比較緊湊了,其他地方一頁四五格,這幾頁每頁上都有8格。劇情的內容作者在之前就有所交代,但從積蓄情感的角度講,也到了該再次提醒你災難很嚴重的時候了。

△P58到P59跨頁

從P58到P59的跨頁特別震撼,底下加上低角度俯視視角,讓這個龐然大物反應堆遺址顯得特別可怖和震撼!我們剛才說講解員講故事的時候,每頁8格。而到了此處,為了營造緊張的氣氛,這一頁伴隨著測試輻射儀器“嘀嘀嘀”響聲,一共畫了9格!P64到P65又是一個大廣角,俯拍。汽車在巨大的背景中顯得微不足道。特別耐人尋味的是廣角鏡頭下面的部分。畫家衝著一座樓看了一眼,而下一幅就是從樓裡某座房間俯視著汽車。這個轉換產生了一種神祕的氣氛——難道這裡面並不是空無一人麼?

ADVERTISEMENT

△P64和P65下面的這個神祕分鏡

△P64頁下面放大

△P65頁下面放大

P88頁之前的色彩都是灰暗的,充滿死亡氣息。但從P88頁開始,顏色透出了一點綠。作者冒險進入了灌木叢,然後就是我們看到封面那一頁,P92、P93大跨頁,鮮活的壯觀的綠色!它出現得非常突兀!作者還看到一口井,從那裡望下去,他看到了自己。

△P92和P93頁跨頁也是封面設計元素

P100頁開始出現了一個非常不一樣的人物,就是維克託,這人鑲了金牙,喜歡從隔離區偷東西來賣,非常喜歡喝酒和大笑。在他身上似乎看不到災難的沉重。與此同時,其他人的回憶則並不輕鬆。

接下來想象與現實之間出現了巨大的錯亂。想象中的隔離區應該是像普裡皮亞季那樣灰敗,但作者看到了這裡面一片鬱鬱蔥蔥!什麼才是真的,什麼是想象出來的,一組蒙太奇加上簡單的旁白,把一切都說明白了。

△想象中和實際中的不同交錯出現

本來到這裡是想感受災難過後陰森恐怖的感覺,然而作者卻坦言在這地方他過得充實而飽滿。P122頁的縱格,甚至給人一種浪漫的感覺,路的兩旁是窄窄的草地,草地外面是高高的綠植,這地方的景色美得醉人。P124到P125頁要不是水中還立著防輻射標誌提醒你這是災區,你一定會覺得這是什麼地方的旅遊勝地。

切爾諾貝利很美!這個訊息光聽到就讓人不適。然而這就是真相。直到P146到P147,大面積美景甚至讓人犯錯。

△輻射劑量很大,但他們忘乎所以直接躺下了

好幾頁都出現了鱷魚頭的背景,這是作者的恐懼。在P158頁,那口井又出現了,解答了作者自己的疑問,他之所以決定來切爾諾貝利,想碰觸的並非死亡,而是真正使我恐懼的、迷惑我雙眼的未知和神祕。最終震驚我的卻是生活。

△與火車鏡頭的銜接類似,水井也有一次迴圈

我看完以後,覆盤了整個故事。作者的漫畫就像一部老電影,它緩緩講述,用鏡頭帶著你跨越大地,見識人類史上最大核災難給附近的人帶來的影響。然而讓人始料未及的是,這地方並非寸草不生,人們比想象的樂觀,裡面不但還有幾千人一直在守護,很快就有人搞起了災難旅遊。而在隔離區裡和想象的也不一樣,那裡的世界依然充滿生命與活力。

一切都會被遺忘,活著的人都好好活著。

» 後浪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