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還需要婦女節嗎?

ADVERTISEMENT

3月8日,國際婦女節,是全世界女性的節日。這是慶祝女性在經濟、政治和社會等領域做出的重要貢獻的節日,也是保護女性權利、紀念兩性平等的節日。女權主義已逾百年,中國的女權也在這幾年逐漸成為一門顯學,談論各種社會問題都很難繞過。然而,汙名化女權的現象也同時出現,許多女權致力於反對的東西,在人們口中都成了女權者擁護的罪狀。評論人侯虹斌認為,在中國當下,女權主義既不是一個學派,更不是一個組織,隻要聲稱是女權,就會被人視為女權,甚至隻要是女人就會被認為是女權。其實女權就是平權,那些認為“隻要平權,不要女權”的人根本不理解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平等和尊嚴。主動或者被動的汙名化女權,就是為了消滅有平等思想的人。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的女權主義之路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335

《洞見》第335期

三八節談中國女權:汙名女權就是消滅有平等思想的人

在中國,除了清明節,所有的節日都會變成消費節,變成情侶開房節。什麼節日,都會有商家製造出各種各樣的噱頭,營造出一片其樂融融的氣氛,讓你買買買、玩玩玩。

在這種意義上,管你什麼三八婦女節、五一勞動節,其實在中國都與情人節、花錢節是同一個概念。至於又提出了“三七女生節”什麼的,那也隻不過是讓紅包和商家的營銷來得更猛烈些罷了。

婦女節,全稱“聯合國婦女權益和國際和平日”,是為了紀念1909年3月8日美國芝加哥婦女爭取“男女平等”的遊行集會,同時也為了紀念在1911年美國紐約三角內衣工廠火災中喪生的140多名女工。它本來是為慶祝婦女在經濟、政治和社會等領域做出的重要貢獻而設立的節日,但是營銷把這些內涵都變成輕飄飄的消費主義了,最終變成了生命中無法承受之輕。

ADVERTISEMENT

這三年來,我開始關注兩性平等、女權主義這些話題。女權主義,在社交平臺上已經成為一門顯學,談論各種社會問題都很難繞過。我留意到許多人(主要是女性,也有不少男性),正越來越清晰地意識到女性也是有權利的,她們需要同工同酬、同樣的升學與升職機會,不被性侵犯與性騷憂,有擇偶自主與生育自由,有財產權與繼承權,不被歧視……現在的相親,男方都不由自主地說“我不是直男癌”,試圖證明自己是尊重女人的。

舉例來說,前兩年某網站的三八節LOGO是一個動態的玩偶——一個小姑娘在音樂盒上穿著裙子轉啊轉,變成大姑娘接過了鮮花,然後就披上了婚紗結婚了,然後身邊就擺上了嬰兒車和嬰兒奶嘴,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當時,引發了一片批評聲。而今天,此網的婦女節LOGO變了,是一位年輕女性擁抱著高樓大廈、橋樑與森林、試管與樂器、還有書本……下面寫著“平等的權力和機會背後,有你的努力”。這種改變,是一件好事,也證明瞭僅僅兩年,社會的女性平等意識就已有了進步。這些批評和呼籲,不是沒有用的。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的女權主義對社會的影響確實很大。這是許多先驅,從民國期間的反對裹小腳、讓女生上學、婚育自由開始的女性權利主張的一種延續,今天的女權主義者接過了棒。這令人欣慰。

這大概就是三八婦女節存在的一種理由吧。

然而,“女權主義”是有名了,但它也被一部分人視為惡名,不是被稱為“極端女權”就是被稱為“田園女權”,或者是“女權癌”“女權婊”。別說是普通人了,連愛瑪·沃森也不斷地被人鄙夷為“女權婊”,因為她養尊處優不懂人間疾苦,有什麼資格說話?網友讓她去難民營住她不敢迴應,說明她隻是在裝、隻是在炒作罷了。

“敢上戰線的庫爾德女兵才是真女權,你們隻是女權婊”,好常見的句式。

說得好。那麼,先請軍校按招收男生一樣的條件與比例來招收女生吧,別把女生距之門外。這樣女性才有機會上戰場啊。還有,人家那是因為男性陣亡的人數已經相當多了,女性才上戰場的。我們的男性有沒有這樣的血性?你為和平和正義流過多少血做過多少犧牲?你為女權付出過了一毛錢的努力嗎?沒有,那你有什麼資格坐在鍵盤前當一個“鑑婊家”,由你來判斷誰是真女權誰是假女權?

就算你真有努力過,你也隻能證明你自己,而不是能指派別人應該做這個不該做那個。

ADVERTISEMENT

女權主義從誕生伊始就有很多流派,不同派別之間的具體觀點甚至是互相反對的。在中國當下,女權主義既不是一個學派,更不是一個組織,隻要聲稱是女權,就會被人視為女權;甚至說得更直白一點,隻要你是個女人,你一開口,都會被人認為是女權。

後果是什麼呢?一些女權者們最厭惡的“女奴”,“我跪舔男人,所以男人要寵我,給我買口紅買包包”,以女權的名義大放厥詞,結果女權致力於反對的東西,在人們口中成了女權者擁護的罪狀。

一些強烈的“女利主義者”,我也不評論它對與錯,你個人不擇手段能爭來好處是你的本事,但這個跟女權也沒有關係;可在一些不喜歡這種方式的人的眼裡看來,就是女權的罪狀。而且,把極少數能這麼做的女人,變成了宏大無比的靶子,概括成所有的女人這麼幹。

很多人開口就說“女人隻要權利不要義務”。請舉出一些例子,有多少中國女人從不上班、沒有任何收入、出身的家庭很窮沒錢、從不做家務不做飯、不生孩子,每天就是購街吃飯躺在沙發上看韓劇的——這算是“隻要權利不要義務”了。這樣的女生,你找幾個出來看?反倒是分攤了部分家庭支出,就天天在家裡挺屍的男人更多;不帶小孩,不做家務,天天打遊戲。就算生孩子,他也沒有承擔任何風險和痛苦。

太多人把“男權女”,故意歪曲成“女權癌”了。那種千方百計討好男人,讓男人花錢買單的“女奴派”,和損人利已、專打小三、非得從婆婆小姑那裡搶不屬於自己財產的“女利派”,本質上都是“男權女”,都是極力順從和維護男權規則、試圖與男權結盟以期從中獲得一杯羹的。奈何女權主義所反對的,恰恰被別人歸類到女權陣營裡,並且作為黑的理由,真是冤死了呀。

至於說到女權“極端”的,我就笑笑不反駁了。女權再極端,不會拐賣婦女啊,不會強迫未成年少女童婚產子啊,不會溺殺女嬰啊,不會在升學錄取、就業上面大搞不平等待遇啊,也不會在休假、福利等方面打著造福女性的口號卻讓女性全面退出職場啊。可為什麼僅僅指出這些男權社會存在的問題,就成了女權“極端”的證據?

女權就是平權。那些喊著“隻要平權,不要女權”的人,之所以蠢,無非就是因為他們隻知道“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東風壓倒西風”,不是男權在上,就是女權在上。但他們根本不理解,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平等,叫尊嚴。

他們沒有見過,也不能想象。

ADVERTISEMENT

其實,從歷史上延續下來,男性佔據了太多的性別紅利,現代社會再增加了女性有學歷、有收入這些優越條件;隻要維護傳統的“男高女低”,他們的獲利實在太大,比古代更大。相當一部分附庸於男性的“男權女”,也是能分到一些好處的,這批人當然不願意改變。主動或者被動的汙名化女權,就是為了消滅有平等思想的人。尤其是女性,你不依附別人,而想獨立,是不是要翻天了?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中國的女權主義之路,其修遠兮。三八國際勞動婦女節,讓你想到的,隻是如何讓男友買禮物、買口紅,這樣的節日,有啥意思?

作者簡介

侯虹斌

歷史小說作者

專欄作家,媒體從業者

文章來源

鳳凰文化

» 鳳凰文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