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光中∣人類文明究竟讓人類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

ADVERTISEMENT

遠古時期的人類生活並不美好,然而,其平等而又自在的生活狀態卻是人類所嚮往的。那麼,在新石器時代之後的人類生活中,究竟是什麼被改變了?或者說,在後來的人類文明歷史程式中,人類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呢?

到了農業文明時代,人類獲得了極大豐富的物質財富,卻失去了平等;人類擁有了改造自然的能力,卻失去了行走於自然世界的自由。

權力與秩序從何而來?

歷史學家習慣於將人類的史前史大致劃分為幾個階段:從約30萬年前的直立人到20萬年前的早期智人、1萬年前的晚期智人階段。此前通常被稱為舊石器時代(距今約250萬年~約1萬年),人類以使用打製石器為標誌的人類物質文化發展階段。此後約在公元前8000年之後,人類進入新石器時代,約在公元前7000年,人類進入青銅器時代…..很明顯,在新石器時代以前,人類歷史上最重大的事件莫過於直立行走、工具製造、火的使用等。

在遠古時代,與神學邏輯並存的是經驗邏輯,它指的是人類以類比與歸納的方式認知世界。人類通過經驗邏輯形成的經驗性知識,使可知世界的範圍不斷擴大。與動物被動適應自然世界所不同的是,人類通過改變客觀環境來適應自己的需要。在長期與自然界打交道的過程中,人類逐漸形成以生存活動為中心的系統性經驗知識。這些知識使人具備了乃至提高了對於自然界的介入能力,從而能以人類意誌重新組合、改造自然萬物。在所有這類知識中,最為重要的莫過於直接涉及生存問題的經驗性知識了,如人類在狩獵、採集活動中對於動物、植物特性及其生長過程的瞭解等。起初,人類只是偶然地發現可被馴化、飼養的動物以及可被培育的植物,後來逐漸從無意中的發現發展到有意地養育和栽培,自覺地介入地球生態系統的生長過程。

新石器與舊石器時代從字面上看只是石器的新舊之分,然而,新石器時代與舊石器時代最為根本的不同在於,兩者的社會組織形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一切都源自於農業革命使人類的生產生活方式發生了改變。從此,人類從食物採集者演變成為食物生產者。隨之而來的是,人類進入了一個由物質利益主導的世界,一個由權力、秩序控製的世界。

ADVERTISEMENT

人類在幾百萬年的進化史上一直沒有找到撬動地球的槓桿,直到距今大約一萬年前,人類通過農業這個槓桿,分別將地球生態圈中的植物和動物納入自己的統治範圍,從而過上了一種通過大規模改造自然界來適應自我意誌需要的文明生活。在緩慢而卓有成效的改造過程中,人類最終也改造了人本身。

農業革命究竟改變了什麼?

在農業革命發生以前,人類依靠自然界出產的物品維持生存。由於受到季節變化等諸多因素的限制,可採集的數量非常有限,根本沒有剩餘的食物儲存下來。農業時代來臨之後,只要有合適的土地,人們就可以通過種植農作物或者放牧解決生存問題,人類不必經常性地遷徙就能擁有可靠的食物來源。這樣,人與土地之間建立了相對的固化關係。人們不再過著遊群式顛沛流離的生活,而是定居在適宜種植或放牧的土地上。根據已知的考古史料,早在公元前

7000年,農業就在西亞、北非、中國和美洲等地區發展起來,稍後,飼養家畜成為人類定居生活的一部分。定居下來的原始遊群意味著生存方式的改變,他們開始把腳下盛產莊稼的土地視為自己的私有財產,如同生命一樣保護起來。

農業生產的最大特點之一在於植物生長具有很強的季節性,人們在收穫的季節把糧食儲藏起來,這樣就有了剩餘勞動產品。到了寒冷的冬季,人類也不會因為季節變化而捱餓。據考古發掘,約在公元前6000年,中國北方已有了能儲藏十幾萬斤糧食的窖穴,1000多年後,中國南方的河姆渡人已經吃上大米飯。有了多餘的食物,就產生出如何分配這些食物的權力。誰來管理、控製、分配這些在豐收的季節裡貯藏下來的糧食?這樣,在古老的人類遊群內部,由於生存方式的改變,剩餘產品的增加不僅產生了新的分工,而且產生了新的權力。

農作物的生長對自然環境有著一定的要求,不同的土地出產的糧食產量不同,而且還受到氣候、水利等諸多因素的限制,因而,那些旱澇保收的河穀地帶總是人口最密集的地區。農業產量的增加,食物品種的豐富使人口規模不斷擴大,進而使適宜耕作的土地成為最為重要的生存資源。當族群規模擴大而可供開墾的土地資源有限,或者遇到自然災害時,族群無法再固定於一處就會被迫分化開來,其中一部分人遠走他鄉。

ADVERTISEMENT

一次又一次的遷移使農業傳播到全球各地,遷移的結果是,公元前8000年時組成全體人類的狩獵者,到公元前1500年時,減少到幾乎隻佔人口的1%。(《全球通史》([美]斯塔夫裡阿諾斯著,41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

這樣,人類迅速填滿所有適宜生產糧食和放牧的陸地生存空間。人類不同族群之間基於生存空間競爭的局面於是不可避免地出現了。

競爭未必一定帶來戰爭。不同族群之間本來就擁有一定的血緣關係基礎,它們之間往往通過建立軍事同盟或相互聯姻等方式結成部落聯盟,彼此劃定不同疆域互不侵犯。這樣,在不同部落之間就產生出如何開展交往、對外戰爭等具體事宜,如同後來國家間的軍事、外交事務一樣。

在農業時代到來之前,人類依賴狩獵、採集生存,族群人口少,不同族群之間很少出現爭奪地盤的戰爭,人們過著一種基本上無競爭的遊群式社會生活。到了農業時代,人的力量大規模地介入自然世界,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固化在特定的區域。由於剩餘產品的出現,人口增加,族群規模擴大,族群內部以及不同族群之間日益產生利益上的衝突,土地、水源乃至人口與財富都成為競爭的目標。農業的發展使原先居無定所的原始遊群村莊化、部落化,半動物式的原始人逐漸進入由各種權力主宰的人類社會。如何在族群內部以及不同族群之間建立更適合人類生存的社會秩序就成為擺在人們面前的重大問題。為了建立適宜生存的社會秩序,組成部落的人們逐漸確立了不同種類的權力,如組織領導決策權、人事分工權、食物財產分配權等,其中,最重要的莫過於部落內部的祭祀權以及與其他部落之間的外交權、開戰權等。部落的最高首領即為族長、酋長或稱為王。

農業革命推動主導人類文明發展的權力體系的建立。據歷史學家考證,最早的人類文明出現在約3500年的兩河流域,一些已改進生產技術的農業公社成功地完成了從新石器時代的原始部落文化向古代文明的過渡。之後,人類的文明之花在古代埃及、印度與中國的大地上競相綻放。

在如此漫長的歲月裡,人類的生活狀況究竟如何?

人類學家對於新石器時代以前的人類生活狀態,普遍認為是一種自組織的無政府狀態下的遊群生活,更多地呈現出自然狀態下的動物性的一面。從事食物採集的原始人通常只是各自成群地組成自治性質的群體,人數一般在20人至50人的規模,過多過少都不適合於人的生存。在我們史前祖先的日常生活中,有許多方面都極為有趣。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完全平等。親屬關係所具有的溫暖的結合力滲透並決定了整個社會關係,每個人都有明確的為大家所公認的義務和報酬。雖然誰也不能預測未知的前景,但他們並不因此而感到擔憂或彼此疏遠。直到現在,澳大利亞土著居民的生活仍然是這樣度過的:他拿起一塊碎玻璃,熟練地把它製成一枚箭頭或矛尖,裝在投矛器或已上弦的弓上,然後動身去射殺獵物。回來後,按照適當的儀式準備晚飯。晚飯後開始講故事,把白天的奇遇告訴很少離家外出的人,在故事聲中結束一天。通過這種方式,舊石器時代的獵人成為一個完全的人,而且,其完全的程度是自農業革命以來的人所未曾接近過的。(《全球通史》([]斯塔夫裡阿諾斯著,15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

這種半動物化的自然狀態,讓後世的思想家們無比懷念和嚮往。中國戰國時代的莊子就把這種原始人類生活比作是至德之世理想國

至德之世,其行填填,其視顛顛。當是時也,山無蹊隧,澤無舟樑;萬物群生,連屬其鄉;禽獸成群,草木遂長。是故禽獸可系羈而遊,鳥鵲之巢可攀援而遊。夫至德之世,同與禽獸居,族與萬物並,惡乎知君子小人哉!同乎無知,其德不離;同乎無慾,是謂素樸。素樸而民性得矣(《莊子·馬蹄》)

這段話的意思是,在上古人類天性保留最為完善的時代,百姓行動從容,目光專一。那時候,山上沒有路徑和通道,水面上沒有船隻和橋樑;萬物共生,不分鄉裡,比鄰而居;禽獸成群,草木茂盛。因此,禽獸可以讓人用繩子牽著遊玩,鳥鵲的巢窠可以任人爬到樹上窺探。在那人類天性保留最為完善的年代,人類跟禽獸雜居,與萬物共處,哪裡知道什麼君子小人呢!天真而無知,就不會離開原始的狀態;樸實而無慾,就叫做純真實在。能夠保持純真實在,人類的天性就不會改變了。

至德之世存在於哪裡呢?

子獨不知至德之世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慄陸氏、驪畜氏、軒轅氏、赫胥氏、尊盧氏、祝融氏、伏羲氏、神農氏,當是時也,民結繩而用之,甘其食,美其服,樂其俗,安其居,鄰國相望,雞狗之音相聞,民至老死而不相往來。若此之時,則至治已。(《莊子·胠篋》)

這段話的意思是,你難道不知道上古人類天性保留最為完善的時代嗎?從前有過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慄陸氏、驪畜氏、軒轅氏、赫胥氏、尊盧氏、祝融氏、伏羲氏、神農氏,在那個時代,百姓靠結繩的辦法記事,把粗疏的飯菜視為美味,把樸素的衣衫視為美服,把純樸的風俗視為歡樂,把簡陋的居所視為安適,鄰近的國家彼此相望,雞鳴狗叫的聲音也相互聽得到,而百姓直至老死也互不往來。像這樣的時代,就可說是真正的太平治世了。

莊子眼中的至德之世,就是人類天性最為純真的時代。因而,莊子的理想國亦即人類最為原始狀態的原始部落時代。

莊子認為,在堯舜禹以前就有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慄陸氏、驪畜氏、軒轅氏、赫胥氏、尊盧氏、祝融氏、伏羲氏、神農氏,這十二個時代是至德之世

然而,到了堯、舜、禹時代,中國人的純真本性逐步喪失,一切都開始改變了。在《莊子·應帝王》篇中,莊子認為,中國人在伏羲氏時代是完全擁有天賦本性的,而到了舜的時代,中國人的天賦本性就快要進入非人化的時代了——天賦本性已經到了不能再失去的時候了。舜的時代正是中華文明歧路開始出現的地方。歧路之後又有歧路,人類的天賦本性損而又損,中國人終於走入了春秋戰國那樣一個萬劫不復的歷史深淵。

如果沒有權力的產生,人類的文明生活從根本上說就無秩序可言。這使我們不得不想到法國思想家盧梭在《論人類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礎》一書中所描述的場景。他認為市民社會及由此而產生的社會不平等的根源,是私有製帶來的。第一個人圈出了土地,對別人說這是我的。而且發覺大家愚蠢地相信了他所說的話,而這些人正是市民社會的真正創造者。在他看來,農業革命帶來了農耕和冶金術,它們是人類災難的象徵。如果需要拋棄這些災難,只有拋棄文明。

遠古時期的人類遊群生活真的是如此美好嗎?在舊石器時代,不但不遵守部落傳統的人會被殺掉,而且在食物短缺時,兒童和身體虛弱的人也會被殺掉。食物採集者被迫不斷遷移,因為其住地附近的食物來源遲早都會被耗盡。這種不可避免的遷移迫使他們狠心地削減自己的物質財產,也迫使他們在某些時候狠心的削減其團體的成員,如嬰兒、老人和身體虛弱的人。顯然,對食物採集者來說,一個母親在一段時期中只能撫養一個小孩,因而在前一個小孩斷奶之前出生的其他小孩不得不被殺掉;同樣,多胞胎中也只能留下一個。只有少數食物採集者能在一個特定的區域內養活自己。(《全球通史》([]斯塔夫裡阿諾斯著,15-16頁,北京大學出版社,2005年版)

在中國有關燧人氏、有巢氏、神農氏以及軒轅氏的傳說中,大致可以勾勒出人類原始部落時代歷史演進過程中較為完整的意義聯結。為了更多更好地佔有人口、土地、水源等核心資源,人類的一部分人擁有了特權,他們又為其他的人製造了秩序的枷鎖。

農耕的定居生活使人被隔離在一個個狹小的空間內。人口和土地就是隔離帶,就是束縛人類自由的柵欄。農業革命將所有的人類成員從各安其所的洞穴中驅趕到無比廣闊的超級廣場上,在這裡,權力和秩序控製了一切,所有的人皆無所逃於天地之間

如果從約公元前3500年最先出現的西亞農業文明開始計算,到十八世紀中期開始的工業文明時代,在大約經歷了大約5000餘年之後,人類的社會生活又一次被極大豐富的工業產品和無處不在的資本力量所淹沒。

人類究竟需要什麼?是權力?財富?知識?秩序?還是自由?平等?

人類究竟應該過一種什麼樣的文明生活?

強光中, 1989年畢業於安徽大學哲學系,安徽省哲學學會會員。30多年來,一直致力於人類文明比較研究工作,2011年出版《全球史觀下的孔子學說》一部,已被臺灣“中央研究院”、上海社科院、中國科大等數百家圖書館收藏。80餘萬字新作《全球史觀下的人類文明》即將出版發行。qianggz1.qiangguangzhong

∣人類文明∣性本能與求生、畏死本能活動是如何催生出人類原始文明邏輯正規化的?人類的文明世界為何不能沒有神?∣兒童是如何看世界的?∣人類歷史上“天為雨粟,鬼為夜哭,龍乃潛藏”的重大事件是什麼?∣人類歷史上最早的“資訊技術革命”是如何發生的?∣雞年望福續:中美之爭的本質是什麼? ∣雞年望福:人類文明將往何處去?

∣西方文明∣∣人權問題的本質是什麼? ∣美國為何“搶”不回中國人的iPhone工作崗位?∣近代科技革命為何是西方文明的獨特產物?∣近現代西方文明何以後來居上?∣海洋文明為何是孕育資本主義的溫床?

∣中華文明∣∣歷史上真的有河圖、洛書嗎?——易經為何是中國人思維領域的邏輯學?∣中華文明為何沒有淪亡之憂?∣中華文明何以獨步於公元1500年前的歐亞大陸?∣古代中國為何更易於發生內亂、大亂? ∣古代中國的科學技術是從哪裡來的? 古代中國為何發展不了資本主義? ∣中國歷史上最早的“社會科學院”誕生在哪裡?∣中華文明的特質究竟是如何形成的?∣先秦時代的思想大一統是如何實現的?∣大一統之路——中國古代部落文明是如何消亡的?∣稷下學宮是如何“催熟”中華文明的?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