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羌塘無人區 | 楊柳鬆、李聰明、墨顏歷經生與死的考驗

ADVERTISEMENT

說到無人區,大家的印象基本是荒無人煙,神祕莫測,長久以來被視為人類生命的禁地。今天,讓我們把視線聚焦在中國最大無人區——羌塘

羌塘

戶外人避不開的一個詞

“羌塘”藏語中意為北方的空地,狹義指藏北無人區,實則是所有北方未知的土地。大羌塘包含藏北無人區、可可西裡無人區、阿爾金無人區、崑崙山無人區,總面積2980萬公頃。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地形複雜,地貌奇特。由於天氣奇寒,風沙劇烈,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的40%,因此這裡根本不適於人類居住。在以前西藏農奴時期,如果某個農奴躲過追捕膽敢逃到此地,那麼奴隸主便視他為自由人,從此擺脫奴隸身份。

當然,這個農奴的下場已是九死一生。

而今羌塘,對於熱愛探險的戶外人來說,絕對是避不開的一個詞,雖高山仰止,卻不禁心嚮往之。

楊柳鬆

77天獨自穿越羌塘的孤膽之旅

說楊柳鬆是戶外圈的大神,應該不會有人反駁。他廣為人知、且視為難以複製的神蹟被傳誦已久:大羌塘自力推行橫穿,雨季雅魯藏布江穿越,完整探索世界第二洞穴系統,穿越塔克拉瑪幹沙漠。

2010年獨自橫穿大羌塘無人區,1400公裡,楊柳鬆花了77天。

穿越路線圖(圖片來自楊柳鬆穿越羌塘的網路帖)

在這77天裡,楊柳鬆隻遇見過兩次人。對於習慣群居的人類來說,長時間獨自一人,是在和自己的本能作鬥爭。

(圖片來自楊柳鬆穿越羌塘的網路帖)

獨自穿越在無人區還有一個危險在於野獸。遇見孤狼或者對狼的時候,三五人結隊同行,野狼看見人多,攻擊的概率便小。一人成行,需要更強大的身心來面對險境。

ADVERTISEMENT

墨顏

第一個無後援穿越無人區的女性

生死羌塘,我曾經走過

去年4月,一位愛戶外愛探險的妹子——墨顏,和她的三位隊友推車進入羌塘,歷時39天,完成了穿越。這是女性首次無後援成功穿越羌塘無人區

,墨顏也因此成為了2015年中國金犀牛獎年度突破得主。

在另外三個隊友找上墨顏,說出想穿越羌塘無人區的計劃後。墨顏下意識的反對這個超級瘋狂的計劃。但是對這片荒原的嚮往,又讓墨顏鬼使神差的答應了隊友們的邀請,甚至成了這次穿越的領隊人物。就這樣,這群瘋狂的人義無反顧的向羌塘走去……

羌塘無人區的惡劣天氣不是蓋的,不僅有零下十幾度的極寒,能連人帶車掀翻在地的狂風也時不時出來肆虐。一次次被羌塘的壞脾氣折磨,墨顏每分每秒都覺得自己堅持不下去了,但是每當看見日出,看見夕陽,看見曠野星辰,她就覺得自己還可以再走下去。

嘗過羌塘百般滋味的墨顏和隊友,就這樣跋涉過無數磨難,在第39天,終於走出這片又愛又恨的荒原。從羌塘無人區走出來以後,墨顏說:這樣的感受一生只有一次

墨顏親述在羌塘的經歷:想想自己差點就永遠留在那裡,內心特別感慨。那片曠野像魔境,能顯露出人最真實的本我。讓人感受簡單原始的快樂,比如一口熱湯一個短暫的晴好天氣……

李聰明

消失在這片曠野的魂靈

李聰明從1989年第一次騎遊算起,他已經騎行長達25年。從海南三亞到黑龍江漠河,從新疆帕米爾高原到祖國版圖最東端的黑瞎子島,他的車轍,印在了內地31個省、市、自治區,行程十一萬多公裡。

一個如此有經驗的騎行者,卻在2014年橫穿大羌塘無人區的時候失聯。過了一年半,進入無人區的老男孩車隊才發現李聰明遺留在可可西裡的自行車。

我們無法得知李聰明在穿越的途中發生了什麼,隻知道在大自然面前,人類是如浮遊般渺茫。可能這就是羌塘的魅力吧,它折磨著你的身體和心靈,但是又在冥冥之中,向那些渴望自由的靈魂招手。無垠神祕的荒原不動聲色地收留了李聰明,敬畏自然,是人類永恆的課題。

ADVERTISEMENT

《藏北祕嶺》

深入大羌塘腹地拍攝

不管成功者還是失敗者,我們都投以敬意。是他們一次次在前面探索未知,才讓我們有路可以追尋。

究竟無人區有什麼魅力,讓這些人都前僕後繼地想要深入它?這次,中視影業將深入羌塘無人區腹地拍攝大型紀錄電影《藏北祕嶺》,掀開藏北這塊神祕之地的面紗。或許你對無人區心嚮往之卻無法成行,那麼由中視帶你領略它的美。

《藏北祕嶺》攝製組先期考察團在10月已經前往無人區邊緣考察實地情況。雖說只是邊緣,但惡劣的環境和壯美的風景已經震撼了組裡每一個人,對於正式拍攝會有什麼樣激動人心的收穫,讓我們拭目以待。

《藏北祕嶺》攝製組先期考察團拍攝的羌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