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閘蟹旅居歐洲100年: 逼瘋英國人, 中國人卻淚灑餐桌

ADVERTISEMENT

  關於外來物種入侵的鬧出來的趣聞,我們聽過澳大利亞政府在貫穿悉尼市的帕拉瑪塔河近日開展了一項活動,將在河里的1條鯉魚身上植入可追蹤的微型芯片,“懸賞”100萬澳元(約合人民幣454.7萬元)來鼓勵人們捕釣的事件,其實不光是澳大利亞,遠在太平洋西岸的美國也深受鯉魚泛濫困擾,苦無解決辦法。對此中國人可能覺得很費解,干嘛不吃掉?其實有很大一個方面就是因為澳洲人和美國人與中國迥異的生活習慣,他們幾乎不吃鯉魚。

  今天也有這樣一件關於中國大閘蟹"旅居"歐洲的故事,歐洲人苦惱不已,但國人卻認為這是不可錯過的美食大賞。下面筆者和大家一起來聊聊這事兒。

  看看中國大閘蟹是怎麼把英國人逼瘋的

  中國大閘蟹英文叫“Chinese Mitten Crab”,話說英國還有個項目,專門研究這個:英國某一網站專門統計英國出現的中國大閘蟹,他們的官方描述大概如此:

  1.殼呈橄欖色或棕色,有4+4+4狀的棱角;

  2.八隻腳,細長;

  3.鉗子前段是白色的,且有毛。

  中國大閘蟹英文叫“Chinese Mitten Crab”。

  

  大閘蟹是怎麼去歐洲的呢?據說在一百多年前清朝五口通商時期,長江口黃埔江一帶的港口停泊著來自歐洲的商船,荷蘭人的商船將中國的茶葉和瓷器運到歐洲。為增加商船的穩定性,蓄水艙中都灌滿壓艙水,這些壓艙水一般直接抽自黃埔江水。大閘蟹卵和蟹苗就隨著壓艙水到了歐洲,商船到達荷蘭的港口後又排出壓艙水。由於荷蘭等地的水系在溫度、鹽度方面與中國長江水系很接近,大閘蟹也就在歐洲繁衍生息形成了種群。

  套用一句現在最流行的網絡用語:躺著中槍,大閘蟹兄弟,其實也是“躺著被偷渡”的,和它自己一點關係都木有。

  

ADVERTISEMENT

  八腳猛士”什麼都吃,適應力超強和中國人一樣,大閘蟹的適應能力超強,所吃的食物也很寬泛,不怕餓著。這種“什麼都吃”的八腳猛士開始在歐陸江河橫行,很快便在歐洲各地的水道中繁殖生長,它們棲海住湖,陸地爬行遊刃有餘,但是與此同時,對本土物種構成了嚴重的生存威脅,甚至成為歐洲一些國家唯一的淡水蟹種。

  

  大閘蟹每天能爬行12公里,是名副其實的海軍陸戰“裝甲猛士”,在破壞生態平衡之餘,大閘蟹還愛好在河岸上打洞,有時打洞的範圍能深入河岸數米之遠,破壞水壩,令河岸與岸邊建築都岌岌可危,還會毀壞捕魚工具,吃掉漁網里弱小的魚蝦。

  甚至,一些工業基礎設施也成為它們的破壞目標。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報告稱,僅在德國大閘蟹造成的損失已高達8000萬歐元(折合人民幣約為6億4千萬元)

  泰晤士河里的大閘蟹同樣越來越多,10年過去了,英國人忍無可忍了,美國人處理大閘蟹的方法是投毒,結果自己的水生物死了不少,大閘蟹倒是沒死幾個,英國人不敢效仿,只能另尋它法:

  

  方法1:大家快來吃掉它

  他們研究了一年,終於發現此物無毒,人可以放心食用。於是《獨立報》有個專欄記者2009年時主動做了英國吃大閘蟹第一人;並在獨立報上寫了一個長篇食評,闡述這玩意兒有多好吃啊多好吃,還給了個菜譜。《每日郵報》也緊接著給報道,號召英國人都來“吃螃蟹”,也附上了菜譜,《每日郵報》這篇文章評論為0,完全沒有英國人鳥它。

  我們英國人就是不吃,就是不吃!

  這玩意兒再好吃能比土豆好吃麼?

  “吃掉它”宣告失敗。

ADVERTISEMENT

  

  方法2:我們賣給中國吧?

  英國人民完全不受誘惑,沒人吃它,既然中國人那麼喜歡我們把它們都送回去吧,英國人決定把大閘蟹都捉上來賣回中國,於是他們歡喜的去捉了,可以一網下去,上來的除了螃蟹,還有一種瀕臨絕種的淡水鰻魚,看英國人又呆掉了,絕逼不能捉螃蟹了,再捉鰻魚也木有了……

  為了我們的鰻魚……

  “賣給中國”也宣告失敗!!

  

  方法3:小面積捕撈,賣給當地中國人

  不能大量出口了,英國人決定小範圍撈一撈,能捉多少是多少吧,他們2009年還專門在倫敦開了一個會,研究到後能不能商業化“中國大閘蟹”,會上有人問:如果中國人吃上癮了,會不會有商家在英國別的河里養起更多的蟹?

  英國人又呆掉了……

  於是他們決定散會,中國大閘蟹的事情就這樣算了吧!

  所以現狀就是:

ADVERTISEMENT

  泰晤士河有上百萬的純種中國大閘蟹,但是沒有人吃!還木有開放大面積捕撈,為了他們的鰻魚~ 捕撈大閘蟹需要permission(獲準),不是你想逮就能逮!遠在萬里之外的中國人看見這個消息淚灑餐桌~!

  

  不過比起英國,美國的小夥伴們更絕妙,當你抓到一隻中國大閘蟹時,上圖是他們環境保護局給出的建議。

  

  但是,當我發現一隻大閘蟹,反應難道不應該是吃掉它麼?

  

  老外向華人學做吃貨,對付大閘蟹

  以前,德國漁民對付大閘蟹的繁衍,主要是把捕撈來的螃蟹用於製造肥皂或動物飼料,或者簡單地將它們大量殺死,但效果並不明顯。同時,他們反對用化學藥物殺死大閘蟹,因為這樣可能殺死鰻魚等魚類。

  後來,路德維希魯斯特一帶的漁民成為第一批開始“吃螃蟹”的人。他們定期向愛好美食的中國、越南家庭,以及亞洲超市、餐館出售大閘蟹,每公斤能賣到5—8歐元。如今,很多德國的漁業公司和漁民都開始做這門生意,多少還能緩解夏季蕭條的漁業行情。

  同時,當地居民也開始向華人取經,學習吃大閘蟹。據說,剛開始,一個勇敢的漁民閉著眼睛,嚐了一口大閘蟹,發覺鮮美之極,便先全家、後全村地嚐鮮,最後吃蟹者越來越多。關於怎麼吃大閘蟹,老外的確要多跟華人學習取經。

  

  將為您減少類似內容

  我要收藏 0個讚 不感興趣 分享到

  分享到:

  投訴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