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穆拉比法典》是真正的法典嗎?

ADVERTISEMENT

1901 年 12 月,一支由法國人和伊朗人組成的考古隊在今天伊朗西南部古埃蘭王國首都蘇薩遺址發掘出一塊石碑,這便是聞名天下的《漢穆拉比法典》石碑。石碑由閃長巖雕刻而成,高 2.28 米。石碑上部刻著正義之神沙馬什向國王漢穆拉比授予權杖的浮雕,下面刻著楔形文字元號。石碑本身並無特別之處,但石碑上的文字經學者釋讀釋出之後,立刻在學術界引起了轟動,石碑上的內容被認為是至今儲存最完整的、最古老的一部法典——《漢穆拉比法典》(以下簡稱《法典》),是人類重要的法律文化遺產。

《法典》是一部現代意義上的法典嗎?是古巴比倫人進行各項社會活動必須遵守的行為規範嗎?隨著對《法典》研究的不斷深入,一些國外學者對《法典》的性質提出了質疑。亞述學家庫爾特 (A.Kuhrt) 在《古代近東》一書中認為《法典》是一些選擇性的案例,《法

典》中對各種穀物的價格規定屬於理想化的價格,與實際生活中的價格並無多少聯絡,現存的法庭檔案中幾乎看不到援引《法典》條文的案例。最近幾十年,許多學者認為《法典》是一部法學著作,是書吏學校的學生在法律方面的作品,在現實生活中並不執行。《法典》與學生其它主題的作品並無二致,如關於神靈、樹木、職業、數學、星象、佔卜等作品。

《漢穆拉比法典》石碑及碑文

我們通過對《法典》條文的仔細研究,及對古巴比倫時期眾多具有法律效力的民間契約的考察,認為《法典》的相關規定並不具有可操作性,人們在現實生活中並不遵守法典的相關規定,《法典》並不是現代意義上的法典,而是早期的案例彙編。

條款的自相矛盾或判罰標準不一

ADVERTISEMENT

《法典》正文並沒有分目,根據文中“如果……那麼……”的案例判決格式,學者們將法典全文劃分為 282 條。

仔細研究這些法律條款可以看出,自相矛盾或標準不一的條款數目眾多,這些條款怎能成為判案的依據呢?

如《法典》中涉及偷盜罪的條款較多,約有 17 條。對於偷盜罪的判罰,法典採取了多樣的懲罰方式,主要有死刑、罰款和肢體懲罰三種方式。對偷盜罪不同的懲罰並非是根據偷盜財產的多少而採取不同的懲罰方式(如挖牆偷盜、買東西沒有簽訂契約等都要判處死刑),體現了法典的邏輯混亂。對於同樣的罪行,判罰的標準也截然相反。如第 6 條:如果一個人把神或宮廷的財產偷竊了,該人應被處死;而接受他手中的贓物者也應被處死。第 8 條:如果一個人(在宮廷或廟外)把牛或羊或驢或豬、或者船偷走,如果它是屬於神的,或者是王室的,他應以(所偷物)的 30 倍賠給;如果它是屬於穆什基努(依附民)的,他應以 10 倍(賠);如果該小偷沒有東西可給,他應

被處死。

上述兩條都是偷竊神或宮廷的財產,懲罰卻完全不同。第一種情況懲罰非常嚴厲,不僅偷盜者處死,接受贓物者也被處死 ;而第二個條款的基本原則是罰款,如果沒有財產可罰,則採取死刑的方法,這是一種比較人性化的處罰方法。

ADVERTISEMENT

有一些條款的規定顯得過於荒誕,如第 59 條:如果一個人在沒有椰棗園主人(允許的情況下),在其棗園中砍了一棵樹,他應稱出半斤的銀錢(給田主作為賠償)。砍一棵椰棗樹的罰金竟然為半斤銀子,這種懲罰與失手殺人的懲罰相同,比打死一個奴隸的罰金還要多 10 舍凱勒銀子。

此外,《法典》中還有眾多自相矛盾、判罰標準不一或規定荒誕的條款,可以看出《法典》本身邏輯混亂、結構無序。這些條款無法規範人們的社會生活,而是案例的集合與彙編,給人們行事提供參考。

民間契約與《法典》條款的相悖

古巴比倫人具有較強的法律觀念,他們在從事各種交易活動時都要簽訂條

款完備的契約,契約的簽訂需要眾多證人在場,有時多達 24 人,並且還要加蓋雙方的印章。簽約雙方還以神和國王的名義起誓,聲明對契約內容決不反悔。這些契約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檔案,受到法律的保護,也是法官判案的依據。通過對這些民間契約的詳細研究,可以看出眾多的民間契約與《法典》中的規定並不一致,人們並非根據《法典》的規定來進行各種社會活動。

ADVERTISEMENT

大量的收養契約及土地租賃契約也顯示了《法典》的相關規定在現實生活中並未貫徹執行,《法典》中的規定大多不具有普遍意義,僅僅是一些特例,這些特例可能是早期社會的一些真實反映。可以說《法典》不是一部現代意義上的法典,不是古巴比倫人的行為規範,而是早期社會流傳下來的一些案例彙編。多年以來《漢穆拉比法典》一直是我們研究古巴比倫時期法律與經濟製度等問題的重要史料,但僅僅依據其中的條款來研究上述問題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還必須藉助大量當事人留下來的原始契約檔案,把這些契約檔案同《法典》結合起來進行研究,才能更加接近歷史的真實,還原歷史。

(作者祝曉香,西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講師 ;李海峰,西南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更多精彩欣賞《大眾考古》2014年第9期~)

» 大眾考古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