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為什麼摯愛吃泡面 還能吃出花樣來

ADVERTISEMENT

小時候看TVB電視劇,隻覺得劇中人對方便面有著異乎尋常的愛好,早上吃,中午吃,晚飯也吃,夜里嘴饞了,還要來一句:“你餓不餓,我下碗面給你吃?”

長大後,去了茶餐廳,才發現香港人真的把方便面奉為和米飯粉面一樣平起平坐的主食——不對,某些方便面的地位甚至更高些。

香港的方便面,是本土品牌“公仔面”和日本品牌“出前一丁”的天下。也不是沒有別的牌子,但港人都籠統地稱之為“公仔面”,可見其影響力之大。

在茶餐廳點一碗面,可以選意粉、細面或公仔面,但若是用更高貴的出前一丁,往往要多加三塊錢,為此還衍生出點單術語,將普通公仔面轉為出前一丁稱為“轉丁”。

手寫餐牌的右上角,就有小字的“出前一丁加3元”

而且,在他們心目中,方便面並不是隨便泡泡就可以敷衍過去的食物。譬如茶餐廳里最常見的餐蛋面,午餐肉要外脆內軟,太陽蛋要溏心柔嫩,面條要煮得爽滑利落,軟硬適中。企鵝君的一個小夥伴,曾因為餐蛋面里的出前一丁煮得太硬,以褻瀆美食的罪名,毅然拉黑了那家茶餐廳。

另一個小夥伴則是堅定的公仔面愛好者,因為餐廳的公仔面恰好估清,只有出前一丁可選,打死也不願意吃,理由是:“冇公仔面的餐蛋面,同冇夢想的鹹魚有咩區別?”

ADVERTISEMENT

香港人究竟為何如此熱愛方便面?事情要從六十年前說起。

1958年,日清公司在日本成立,推出了世界上第一款方便面產品——雞湯拉面。說是雞湯,其實最早的包裝里連調料包也沒有,調味全由面餅自帶。

雞湯拉面大受歡迎,競爭對手也紛紛跟進。日清進一步改良配方,在1968年推出了帶調料包的“出前一丁”,在日語中是“速遞一份”之意。日清公司還專門為其設計了外賣泡面的卡通形象,後來香港人親切地稱其為“清仔”。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香港工業家周文軒來到日本,偶然參觀了一家方便面工廠。他訂購了一些方便面,在自家的南聯工業大廈合作社中售賣,原本只是供廠里員工食用,沒想到反響極好。於是,周文軒又從日本進口了製面機器,創立“永南食品有限公司”,生產本土的“公仔面”。

當時的公仔面也沒什麼花頭,和日版的出前一丁一樣,都是樸素的麻油口味。隻不過公仔面除了調料包之外,還附送一小包醬油。對於患有味精恐懼症的港人而言,醬油包看起來似乎更健康些。

蔥油雞扒撈丁

香港人對味精的深惡痛絕,甚至催生了一道創新菜式——蔥油雞扒撈丁。“撈面”即是“拌面”,香港老字號蘭芳園用爽滑彈牙的出前一丁代替傳統雞蛋面來拌,舀一勺油汪汪的薑蔥末,雞扒煎得脆香多汁,往面上一臥,再淋上濃色的鹵水醬油,就是無聲的誘惑。來到香港的遊客,九成都要去蘭芳園參拜這碗蔥油雞扒撈丁。

ADVERTISEMENT

但據蘭芳園老板說,撈丁的發明其實一點也不神秘。當時出前一丁的調味包含有味精,煮出來的湯底喝多了容易口渴,因此他們才想出拌面的方法,無意間竟成為經典。

1985年的公仔面廣告

但就算有蔥油雞扒撈丁的加持,價格較為昂貴的出前一丁還是沒辦法吊打公仔面。直到八十年代,出前一丁和公仔面依然呈分庭抗禮之勢。公仔面的口味也越來越多,還推出了冬菜油味(廣東人摯愛)、雞蓉味、沙嗲味等等。

1989年,出前一丁針對公仔面展開了激烈的價格戰,將價格壓至低於成本價出售。與此同時,日清公司以大價錢向永南食品公司提出收購邀約。在雙重壓力下,永南食品接受並購,公仔面和出前一丁合為一家,出前一丁也成為了香港泡面江湖中當之無愧的一哥

然而,兩個品牌依然保留了各自的包裝和口味,兩派的支持者也照樣吵得不亦樂乎:

就算在出前一丁派內,也有“日版”和“港版”之爭:

ADVERTISEMENT

一般這種爭執聽聽也就算了,沒想到日清公司真的在2006年做了盲品測試,請八位食客蒙眼試吃不同產地的出前一丁。結果更是出人意料——有一半的食客根本分不出日版和港版的區別,另一半食客干脆把港版錯認成了日版。對於內地版,食客的意見倒是頗為統一:“這特麼的也能叫出前一丁?”

所以說,如果你覺得超市里買到的出前一丁平平無奇,很有可能因為你買到的是內地版。至於港版和日版的區別卻並沒有那麼大,在盲品的時候,港版的表現甚至比日版更好

更何況,香港人對方便面的熱愛,也使得港版出前一丁的口味選擇遠超日本,日本的出前一丁以麻油味為主,而香港卻有紅燒牛肉味、沙嗲味等多達十幾種口味,香港限定的XO醬海鮮味更是盛名在外,連日本人來港旅遊的時候都會特地買一包嚐嚐。

但味蕾大概是最固執而重情的器官,一旦某種味道和一些深刻的記憶相連,別的食物就再也入不了法眼。你很難勸日版出前一丁的死忠粉轉而吃港版,正如我那位吃公仔面長大的小夥伴,永遠無法接受一碗用出前一丁做成的餐蛋面。

對他們而言,方便面不僅僅是墊饑的食物,更是一個頑固的記憶開關。熱水衝下,熟悉的香氣騰起,那些趕得焦頭爛額的deadline,那些侃天侃地的宿舍夜談,那些獨自一人看電影吃泡面的夜晚,隨著味蕾蘇醒,全都鮮活得曆曆如昨。

煎幾片午餐肉,臥一個太陽蛋,或者干脆什麼都不加,卷一筷入口,面條經油炸後的特殊香氣精準地戳中人類熱愛高熱量食物的軟肋,所謂“健康”、“天然”的原則全被簡單粗暴的美味擊潰,這便是泡面最動人的時刻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