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湯魚經濟學」為什麼農產品的貿易準入談判最困難|商業

ADVERTISEMENT

兩個或者幾個國家間貿易談判最困難的項目是什麼?大概應該是農產品。

你還記得 WTO 麼?在 2001 年的時候,中國加入這個組織時候,舉國歡騰,但現在好像很少人在提到它了。這主要是因為這個組織的多邊貿易談判卡在了農產品準入這個坎上,所謂的多哈回合沒能繼續下去。而這類談判中比較容易的,中國和澳大利亞人關於原產的貿易談判也談了將近 10 年才籤協議。

為什麼國與國之間涉及農產品的討價還價這麼費事?

如果一個國家放開對另一個國家農業原產品的準入,那麼對本國農產品的直接衝擊將超過對工業產品貿易壁壘的去除。這是因為工業產品還有品牌和產品功能造成使用者的轉移成本,而農產品的這種轉移成本基本不存在。不用用價格做區格,農產品對使用者基本分不出來,而且大家也沒必要做這種區分。在 1960 年代,中國還處於用農產品換政治的階段。那時候,中國從澳大利亞每年進口超過

1 億澳元的小麥。但是在 1970 年代初,加拿大和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中國就立刻改從加拿大進口小麥,而停止進口澳麥。這種變化對中國的消費者來講幾乎毫無知覺。

除此之外,在很多國家農用土地擁有者的職業轉換成本太高,他們最好的生活方式就是種地然後獲得收入,而且他們的產品儲藏成本高。這些原因都造成農民對由於貿易壁壘的消除而出現的新的競爭者非常敏感。

ADVERTISEMENT

當然最重要的,這和很多國家的民主製度有關係。在很多國家農業從業者佔人口比例不小,佔人口比例大也就是具有更多的選票。而且敏感的農民們知道利用政治為自己的群體獲得好處,他們很容易就會聚集遊行示威,並不像城市中產階級那樣對政治採取一種漠視的態度。

關於作者

酸湯魚,一個孜孜不倦的價值投資推廣者。他最大的愛好是胡思亂想和尋找市場的漏洞。這個專欄很希望啟發你的好奇心,如果你有不同觀點,歡迎理性和有價值的批評。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 好奇心日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