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拔4658米的業拉山,這麼折騰自己為了什麼

ADVERTISEMENT

騎行是一種信仰!騎行的裡程就是你心靈的深度,心無止境,行無止境,不去想是否能夠成功,既然選擇了遠方,便隻顧風雨兼程。縱然一死,也要將靈魂留在離天最近的地方。

5月9日,這一天是我期盼已久的,也是我最忐忑不安,膽戰心驚的一天。因為這一天,我們要翻越業拉山埡口,徵服川藏線最具挑戰性的72拐,雖然區區百十來公裡,但一天下來,那叫悽風冷雨,寒雪冰雹,道溼路滑,坡陡彎急,驚險刺激,蕩氣迴腸。

離開邦達,就開始了14公裡的爬坡,不知是海拔的緣故,還是昨晚失眠的緣故,感覺不在狀態有點累,好在有充分的思想準備,另外出發的時候,雲白天藍,時有微風拂面,感覺天氣狀況還可以,上山途中,不時回看,那邊的景色非常的壯美,邦達鎮就在腳下,玉曲河在兩山之間的河穀上蜿蜒,爬了幾個小後,路過的都停下來欣賞,拍照了。好景不長,臨近埡口的時候,突然大霧瀰漫,陰雲密佈,,夾雜絲絲小雨。繼續爬坡到達業拉山!海拔4658米!

業拉山埡口是318國道從東向西進入西藏翻越的最後一道橫斷山脈的埡口,是橫斷山脈的最大天險。從邦達到業拉山埡口,業拉山給人一種並不高峻也不曲折的感覺,海拔隻上升600左右。我們到達業拉山埡口後,就又開始下了冰雹!極目遠眺,隱隱約約能看到72拐的大致,這心裡就更沒底了,我暗暗打定主意,就跟著浩哥放坡,因為我對他的領導能力及騎行技術水準心裡非常有數,山口大霧瀰漫能見度很低,風也很大,氣溫很低,路面潮溼。所以沒敢停留,立刻換裝下山。這裡特殊提一下手套防風保暖的問題,這還是笑哥的傑作,把兩個大一點的塑料袋連線起來,分別套在車把的兩端,騎行時帶好手套套在塑料袋裡,效果非常好。看著漫天的冰雹雨雪,觀賞七十二拐沒戲了。開始的路段外側沒有防護欄,感覺路外側就是懸崖,也不敢靠近觀察,道路溼滑,一路小心翼翼,戰戰兢兢。我在浩哥身後,略拉開距離,全神貫注的緊緊的控製著前後閘器,按照浩哥囑咐的剎車要領操作,速度始終控製在30邁以內。風從車輪下呼呼地竄上來,很不客氣地把雨水送到你脖子裡,打到你的臉上。凍木的手指還得扳動換檔線,冰麻的手掌還得捏動剎車線,除了冰涼透骨的感覺,其他什麼都沒有了。

剛剛拐過幾個陡彎,突然遠處在濃霧陰風中傳來非常悽慘的哀嚎的哭聲,時斷時續,聯想到前幾天有人在這掛了,後脊骨不由的一陣一陣發涼,毛骨悚然!這哭聲時隱時現,漫天的陰雲濃霧你還找不到在哪發出的,誰在哭泣,誰在哀嚎,真有些地獄裡陰風襲人,鬼哭狼嚎的意境,說老實話,那個時候真有點“鬼”來了的感覺,還觀賞什麼七十二拐了,趕緊撩吧,本來這72拐就極其凶險,這還趕上冰雹雨雪,在外加這悽慘的哭聲,誰不害怕呀!心裡反覆唸叨:沒啥事,你跑這來,得瑟個啥勁呀!!!

ADVERTISEMENT

我們略停下來等了一下笑哥、斯斯他們,就又開始上路了,雨雪霧啥都來了,真的很大,開始的路段外側又沒有防護欄,感覺路外側就是懸崖,也不敢靠近觀察,道路溼滑,一路小心翼翼,戰戰兢兢。當時心想怒江七十二拐不看就不看了,下山別出事就行。從埡口到怒江河穀,不論是稱作72拐,還是99拐,還是108拐,都是極言其多之意。就在著短短十多公裡的路上,單那種180度的拐彎就有50多處,至於其它擺幅較小的拐彎,則多的無法統計。還有就是,凡是拐彎處全都是水泥路面,外加減速帶,騎行難度就更大了。也不知道用了多長時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終於平安的逃出了72拐,趕到了怒江大橋。怒江大橋其實不大,是架在一個江中聳立的一個竹筍般的小山或叫巨石與江峭壁中間,一端架設在絕壁上,最經濟地跨過了狂跳的怒江。318國道,共絕壁隧道中通過,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險。武警駐守,禁止拍照,只能遠攝。印象中好像還在維修什麼,當時也沒細看,在這黃龍般的怒江,和夾住怒江的兩側幾乎是以紅黃色調為主的刀削般的光禿禿的高山峭壁中。我們隻剩下心驚肉跳的害怕和蕩氣迴腸的驚歎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雨停了,遠處的天空掛起來一道豔麗漂亮的彎彎的彩虹,我們彷彿在彩虹橋下而來,地獄天堂,劫後餘生!不經風雨,哪見彩虹呀!!!這時近處的山基本是紅色,遠處襯著灰色褐色等五彩三體,山頂還能隱約看到雪蓋,紅色山體中間偶爾可以看到一點綠色,綠色就意味著有村落存在,意味著夢想的實現。從怒江大橋到八宿,我在美景中前行,眼前的色彩搭配讓我想到的是一幅明清山水畫,道路兩側山體的顏色變幻多彩,壯觀瑰麗,驚歎這大自然的神奇魔力,我不虛此行,值了!!!

ADVERTISEMENT

煙雨中的72拐

雨霧中的埡口留影

ADVERTISEMENT

塑料袋的功效

» 一起旅行粑粑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