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讀紅樓:什麼才是人生的當務之急?

ADVERTISEMENT

文 | 王佩,簡書簽約作者、編劇。

很多看似重要的事,實際上並沒有那麼重要;很多看似雞毛蒜皮可有可無的小事,卻對你的生活產生極其深遠的影響。

就拿王熙鳳來說,她每天要做的事沒有幾十件,也有十幾件,在榮國府理事還不夠,還要協理寧國府,恃才逞能。但是她不知道,她一生做的最有價值的一件事,是接待了劉姥姥。

劉姥姥來自千裡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個人家。她女婿家跟賈府曾有過瓜葛,但是早就斷了來往。但是為了生計,劉姥姥不得不厚著臉皮到賈府去尋求幫助。

劉姥姥在周瑞家的引薦下,終於見到了鳳姐。鳳姐雖然顯榮,但不失禮節。故意對周瑞家的說“我年輕,不大認得,可也不知是什麼輩數兒,不敢稱呼”。

劉姥姥含羞求救,鳳姐是這樣處理的:

鳳姐笑道:“且請坐下,聽我告訴你:方才你的意思,我已經知道了。論起親戚來,原該不等上門就有照應才是。但隻如今家裡事情太多,太太上了年紀,一時想不到是有的。我如今接著管事,這些親戚們又都不大知道,況且外面看著雖是烈烈轟轟,不知大有大的難處,說給人也未必信。你既大遠的來了,又是頭一遭兒和我張個口,怎麼叫你空回去呢?可巧昨兒太太給我的丫頭們作衣裳的二十兩銀子還沒動呢,你不嫌少,先拿了去用罷。”

看到劉姥姥千恩萬謝,她又說:

“這是二十兩銀子,暫且給這孩子們作件冬衣罷。改日沒事,隻管來逛逛,才是親戚們的意思。天也晚了,不虛留你們了。到家,該問好的都問個好兒罷。”一面說,一面就站起來了。

鳳姐恐怕做夢也想不到,就是這短短的一次接見,區區二十兩銀子(僅夠大觀園螃蟹宴上一簍螃蟹),最後卻救了自己女兒的性命。

賈璉和王熙鳳之女巧姐,原名叫大姐,因她是七月初七生日,劉姥姥在二進榮國府時,給她取了“巧姐”的的名字,取“遇難成祥,逢凶化吉”之義。

在金陵十二釵中,她是最年幼的一位。在前八十回中,除了她取名、出痘、生病之外,並未多敘。但是從她的判詞和《紅樓夢曲·留餘慶》看,她在曹雪芹的後四十回中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巧姐是《紅樓夢》後40回的關鍵人物

巧姐的判詞寫道:

後面又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裡紡績。其判曰:勢敗休雲貴,家亡莫論親。偶因濟劉氏,巧得遇恩人。

ADVERTISEMENT

這分明是說,她從一個千金小姐成為一個鄉野織女,而劉姥姥起了關鍵作用。《留餘慶》的判詞寫道: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幸孃親,幸孃親,積得陰功。勸人生:濟困扶窮,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巧姐何以落到這般田地,最主要的原因是勢敗家亡,而恩人無疑是指劉姥姥。但是被狠舅奸兄所害。

在續書中,巧姐正在被狠舅王仁和姦兄賈芸賣給外藩王爺做妃子,幸虧劉姥姥趕來相救。這裡的“奸兄”寫成賈芸,肯定是錯誤的。因為與曹雪芹前八十回的描寫和脂硯齋的批語“有誌氣,有果斷”“有知識”是矛盾的。

續書中,劉姥姥救了巧姐,這應該是符合曹雪芹原意的。但是寫巧姐嫁給一個“家財钜萬,良田千頃”的富戶周氏之子,卻是違背曹公本來的故事設計的。

那麼巧姐最可能的結局是什麼?根據書中暗示,巧姐最有可能嫁給板兒。第41回,劉姥姥帶著板兒二進榮國府,正在賈母處吃點心——

忽見奶子抱了大姐兒來,大家哄他玩了一會。那大姐兒因抱著一個大柚子玩,忽見板兒抱著一個佛手,大姐兒便要。丫鬟哄他取去,大姐兒等不得,便哭了。眾人忙把柚子給了板兒,將板兒的佛手哄過來給他才罷。那板兒因頑了半日佛手,此刻又兩手抓著果子吃,又見這個柚子,又香又圓,更覺好玩,且當球踢著玩去,也就不要佛手了。

大姐就是巧姐,這一段看似閒筆,可能另有深意。有兩條脂批說:

小兒常情,遂成千裡伏線。柚子即今香團之屬也,應與“緣”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

聯想到預示巧姐命運的畫卷中“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裡紡績”,她嫁給板兒是完全可能的。

王熙鳳哪裡知道,她這一輩子殺伐決斷、忙忙碌碌,其實就做了這一件正經事啊。

我們每天忙忙碌碌,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其實這樣也很好。也許在不知不覺之中,我們就做成一件能夠澤被自己及後代的大事。

ADVERTISEMENT

不專注、廣撒網是一種美德。

簡書公眾號(ID:jianshuio):有誌青年聚集地。


» 簡書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