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發旅遊界分裂、涉嫌傳銷的“公敵”WV,憑什麼活到了今天?| TBO調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策劃:TBO編輯部

  主筆:曾威 黎輝

  采訪:白詩棋

  統籌:謝曉青 張振宇

  李洪江是從2014年10月開始知道WV的,並和這個組織一直“周旋廝殺”至今。

  他是銀川市體育旅遊局行業監管負責人,在認定WV為傳銷之後,他所在的部門一直不遺餘力地阻止WV在銀川的擴張,也曾要求其線下掛牌的營業場所停止活動。去年7月,李洪江計劃阻止WV組織外地會員到銀川的一個五日遊活動,沒想到發現一件讓他哭笑不得的事兒。

  “他們(WV)在網站上發布活動信息以後,我當時就給他們回應,你們敢在銀川做這個活動,我們就會和執法部門一塊去調查。”李洪江告訴TBO(旅遊商業觀察),“最後他們還真的來了。”

  但讓李洪江意外的是,經過調查,他們發現WV這次活動全部是委托正規旅行社來做的,包括銀川當地的地接社。“操作規程是合法的,有行程單、計劃、回執、預定單都有。”李洪江說道,但他同時指出,這也意味著WV宣傳的“自己有導遊、旅行社,自己預定飯店、預約景區,都是子虛烏有的。 ”

  與WV周旋的這段時間里,李洪江面臨過多次人身安全的威脅,但他對此不屑一顧。“罵的一些髒話不說了,有的詛咒我出門被車撞死,還有是宣稱要派人把我干掉,還有說派律師團起訴我,我說就在銀川等你來起訴我。也有本地人給我打電話,說你小心一點,你家在哪裏、家里孩子怎麼回事我都知道。我說你是干什麼的,你能威脅到我?我等著你。”

  與李洪江類似的故事還有很多,但昨日的一條消息,有可能改寫之後故事的節奏。3月14日,國家旅遊局、國家工商總局聯合發布提示,提醒公眾警惕“WV夢幻之旅”網絡傳銷行為。此提示一經發布便引發熱議,眾多旅遊業者紛紛表示早已對WV深惡痛絕。

  “下次再看到朋友圈里有人轉WV的東西,就拿國家旅遊局的提示呼他臉上,把那些愚昧的人砸醒!”有讀者告訴TBO,他認為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

  但這不是全部的事實。TBO通過采訪發現,還有一批旅遊業者盡管沒有對此事公開發表看法,但實際上卻對WV抱有“支持到底”或“部分認可”的態度——他們要麼是已經加盟WV,要麼就是接觸、了解甚至研究過WV這個組織。最關鍵之處在於,誰也無法統計該群體有多龐大,這些“沉默的聲音”就像在地底潛伏的岩漿暗流,國家局的提示似乎並不能改變他們的“既定航線”。

  這當然是一件細思極恐的事,也引發了TBO的關注。

  

  狂熱

  

  WV合法嗎?這是一個對WV發表評論前無法回避的問題。

  廣東偉然律師事務所閔令波告訴TBO:“WV確實違法。中國允許直銷,但傳銷不行。直銷經濟是你有真正的產品、工廠和服務;銷售沒有中間渠道,直接對用戶,下級也不能超過三級,直銷本身是通過產品和服務來賺錢的。而傳銷組織,是靠人頭費、入會費或者會員費來賺錢的。況且,WV的注冊地在香港,這也是違法的。想要合法經營,要先在內地有工商注冊登記,另外還要有旅遊業務經營許可證,而WV都沒有。”

  在這一點上,相關部門、輿論、法律界基本保持共識,並對WV這一組織不斷發起圍剿。最終讓這場圍剿進入高潮的,正是國家旅遊局的提示。

ADVERTISEMENT

該圖根據公開資料整理

  從上圖可以觀察到,輿論層面對WV的明顯抨擊基本起源於2015年。據公開資料顯示,2005年WV在美國成立, 2014年正式在香港成立相關公司——可以推斷的是,2015年正是WV在中國內地開始大規模擴張的年份,並且馬上引起了相關部門和輿論的反彈。而這一切的根源,在於WV整個商業模式和體系問題。

圖注:其中最高等級的會員IMD,月收入為5-15萬美金

  據了解,目前WV的最新加盟政策為,當月繳納520美元即可成為終身會員,但需要持續繳納會費,每月120美元;如果想要免除後面的會費,就需要再成功發展4個新會員並保證其活躍度。以此類推,WV的會員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可WV剛進入中國內地時的製度並非如此。據《中國直銷雜誌》在2015年的一篇報道顯示,最初WV每位會員隻需要繳納361美元門檻費,如果再繳納1110美元的加盟費就會成為奢華會員,預定產品可享受更多優惠——如果對應現在的加盟製度來看,可以發現,WV在“拉人頭”的政策設定上降低了入會的資金門檻,並在後續一直著力加強相關收益,包括在字面上極具誘惑力的會員獎金製度。

  顯然,WV這種一路狂奔的姿態,符合大眾眼中傳銷的發展下線的衝動。但據TBO采訪得知,WV的加盟商對此有自己的一套解釋邏輯:WV正在相關部門那里申請直銷牌照,在走流程——但真等牌照下來了,這麼好的東西大家都開始做了,你還掙什麼錢呢?

  所以在WV加盟商看來,現在就是突飛猛進做布局的大好時機,這套邏輯讓他們很難認真對待相關部門發布的風險提示,也不在乎WV現在有沒有合法的外衣。也就是說,外界對WV的一切指責都難以動搖他們的決心——加盟商與WV在一件事上達成了共識:跑得越快,能贏得的財富越多,風險越大收益越高,而且時不我待。

  可以判斷的是,這種投機色彩極為濃重的心態,最終讓旅遊界產生了明顯的分裂:一邊是WV,一邊是其他所有旅遊企業。

  

  分裂

  

  當對立的雙方陣營逐漸形成之後,衝突與矛盾就不可避免。

  某業內人士黃生(化名)向TBO透露,原來身邊有朋友加入WV,自己當時也勸阻過,結果適得其反,還被對方拉黑了。“WV本身就是騙人的,宣傳做得再好本質也是為了騙錢。就算有部分人最開始是報著想出去玩的心態加入的,最終也會變為追逐利益。傳銷賺錢眾所周知,但都是靠騙。”

  黃生的看法,似乎代表了那些“談WV色變”的旅遊人的想法。TBO的一位讀者李凱也分享了他類似的看法與經曆。

  “有一次我去參加一個麗江招商會,但進去之後才發現是WV動員會。參會期間,我發現對方的宣傳有自我矛盾的地方,就問為什麼不采購麗江的資源?對方馬上向我展示了WV的國內產品,結果是幾年前華東5天的夕陽紅產品。我建議他們請我去做產品設計,對方同意,但還是要求我先入會,聲稱這樣可以賺兩份錢。這就是套路。” 李凱告訴TBO。

  旅遊業者對WV的指責不僅在於其模式本身,更大範圍的矛盾也已經爆發。仙本那漫遊者客棧的馬文告訴TBO,“此前在馬來西亞接觸到一些非旅遊行業的人往仙本那帶團,其中就有不少WV的身影”。結果其中一個團在馬達京島破壞了海洋環境,導致島上度假村的管理人員宣布該島不再對非島上住客開放,這讓很多業內和潛水愛好者非常氣憤。

  

圖為仙本那

  但與之對應的是,也有與WV合作的旅遊從業者,因為他們掙到了錢。Phuket Indy Travel(泰國地接)CEO 王鶴向TBO透露,在泰國有個專門接待WV的地接社,主要接待華語地區的遊客,包括中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一般一個團約有200人左右,每年的利潤在1000萬元以上。“接待質量挺不錯的,要不怎麼一直有團,幾乎每天都有客人。”

  但泰國似乎是一個特例。湖北鳳之旅國際旅行社有限公司總監劉煒表示:“WV的大多數產品都自由行產品,如果是跟團遊也很少有大團,泰國比較特殊,接待有很多技巧,成本其實不高。”

  暗中支持WV的旅遊業者也不在少數。據TBO了解,WV公司里有很大一部分成員來自旅遊業內,其中還有部分人已經成為WV的高管。

  有位加入WV的業內人士成玉(化名)向TBO透露,自己被吸引的主要原因是產品和服務。“我帶著父母和孩子參加了一個新加坡團,全程都是VIP服務。住宿標準是5星,去景點遊玩不用排隊,除了導遊外還單獨配一名管家照看孩子和老人,抵達目的地和離開的時候都會辦Party,我很滿意這次旅途,覺得這樣的產品客人回來不會投訴,所以才決定加入。不僅如此,我還在找機會成為WV產品的供應商。”

  成玉被說服的原因很簡單:第一是眼見為實,她確實收獲了很好的體驗;第二是同為旅遊從業者,她認為“這樣的產品細節做得太牛了”,而這是目前的旅遊行業普遍很難做到的。“我終於敢拍著胸脯說有一個產品不會被投訴,你能理解我的心情了?”

  “現在國內旅遊行業的口碑下滑太厲害了,所以給了很多這樣的傳銷產品以機會。” 劉煒告訴TBO,“WV他們每天的朋友圈微博刷滿了世界各地的小藍旗,總讓別人覺得是自由快樂的旅行,雖然這是一種傳銷的洗腦,然後我們的旅行社遊客呢?整天刷朋友圈就是購物中心,吃團隊餐....”

  

ADVERTISEMENT

  從更深層次的角度,在成玉看來,WV的商業本質是“把我們身邊的每個人都變成了營銷者和旅行者”,“說白了不就是我給你介紹一個團,我掙200塊錢嗎?你有親朋好友做旅遊的,也會找他介紹產品,但是WV把這件事情變成公開化了。”

  而之所以WV“產品好又賣的便宜”,成玉認為是因為WV不靠旅遊賺錢。“它是靠我們入會的那部分會費,就好像摩拜收取押金一樣,用這部分錢去運營,本質上是在做金融。這個產業就是互聯網旅遊+金融。”

  有趣的是,在成玉的描述中,我們幾乎能看到近幾年在旅遊創投領域流行的很多熱詞:共享經濟、大數據、旅遊金融,以及回歸用戶體驗的“商業本質”。但另一方面,WV屢次被提及的“去旅遊變成了去上課”、“發展下線搞老鼠會”、“以拜金手法坑未成年人”等負面傳聞,也都曾見諸報章。這種罕見的分裂、以及它呈現出的複雜的光怪陸離,讓觀察者一時間五味雜陳。

  

  而在劉煒看來,WV似乎不完全是一個騙局,只是在被引進的時候變了味。據劉煒介紹,WV原本是想做一個共享平台,利用平台的資源做市場。“現階段外聯的系統也很成熟了,從2015年開始已經與國內景區進行合作,2016年開始接觸大景區,用的就是一些會員的資質。但國內WV的傳銷投機和非法吸納資金的成分很大,所以WV已經不再像當初預想的那樣了。”

  不過,劉煒對探討WV的興趣也僅限於此了。“我會關注他們的一些玩法和市場推廣模式,但WV確實違法。”

  

  恐懼

  

  事實上,如果僅僅將一票旅遊業者加盟WV看做是“被蒙騙”的話,那麼對這起事件的觀察就會落入狹隘的認知。我們更應該看到的,也許是近幾年旅遊行業彌漫開來的某種恐懼心理。

  “這個行業現在動不動就賠錢,我太沒有安全感了。”成玉這樣解釋她加入WV的原因,現在旅行社各項成本都在水漲船高,“有時候我真不想干了,我們每天創造的價值已經快要養不了我的員工了。”

  而在他看來,加盟WV帶來的收入,至少可以對衝現在每天都在產生的虧損。“比如我每年的收入是一兩百萬,但如果我趕上WV這趟車,每年賺兩三百萬,萬一業務出現問題,也可以彌補。”

  成玉的話具有相當的代表性。近幾年,電商的崛起給傳統旅遊行業帶來了巨大的改變,產業鏈縮短、信息逐漸對稱、利潤透明、成本增加等等因素,讓一些中小旅行社失去了生存空間。有些旅行社選擇轉型,但更多可能選擇關門大吉——從某種程度上來說,WV的出現正好擊中了這部分從業者的痛點。

  

  對於這些已經具備一定體量的旅行社來講,WV入會費支付起來並不困難;而這些業者手里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客源——相對於普通的WV加盟商,他們的營銷認知反而更成熟,也更容易掙到錢。同時,“發展下線”的人力架構對於旅行社來講也並不困難,畢竟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員工,“換一張皮”就能解決問題。

  據劉煒透露,WV很多成員都具有多重身份,其中不乏從業二十年以上的老旅遊人,現在都已經成為WV的中堅力量。“很多都是幾年前轉型不成功,但又不想放棄這個行業的人,這里面龍頭企業的不多,大多都是投機者。這些旅遊人是專業的,洗腦之後就成為旅遊業傳銷殺手了。”

  另外,成玉這樣的業者還有著另一個層面的恐懼:他們認為WV這種“個人對個人的營銷,產品靠口碑傳播”的模式,會對現有的旅遊行業造成衝擊,因為這是一套新玩法。“今天你不加入WV,明天就有可能被WV替代,等到WV發展起來我就更沒有機會了。其實WV對業內的衝擊大家都懂,一些老旅遊人也經常跟我說別瞎折騰,我也保證不去挖業內企業的人。”

  在成玉看來,WV拿到直銷牌照之日,就是旅遊行業洗牌之時。“WV這麼好的產品,而且我們每個人都可以做兼職,你覺得會不會干死OTA?途牛剛出來的時候,我們這幫老旅遊人不也看不上人家,但你看現在呢?”

  隻不過,被這些旅遊業者奉為救命稻草的WV模式,真的牢靠麼?在投資人高山(化名)看來,這是一個典型的龐氏騙局。“頂層人的利潤都是底層人血淋淋的錢堆上來的,你看中人家的毛利,人家看中的是你的本金。所有的騙局在最初的時候都是要讓你嚐到甜頭的,但當網絡發展不下去的時候,就崩潰了。”

  在一些業內人士看來,其自身的客源就可以支撐自己的發展,但高山認為,這是一種“拆東牆補西牆”的模式,誰能保證一直有西牆?而被業內看做保證的互聯網金融玩法,更是讓高山覺得可笑。

  “我們來舉個例子,一個產品的售價是1元,上級承諾給下級的毛利是10%,我們就假設只有兩層代理,要保證每人拿到10%的毛利,產品的最終售價就要是1.21元,毛利是21%。哪個金融產品能保證年化收益率在21%以上?況且WV的盤子那麼大,規模是投資收益天然的敵人,怎麼做到?這就是天然矛盾的觀點,站在宏觀可以看明白整體的走向,但在短暫的交易里,自己賺到錢就想證明這種模式是對的。”高山說道。

  實際上,在大多數業內看來,WV還沒能動搖到旅遊行業的根基。劉煒表示,WV在國內拿資源沒有優勢,價格沒有旅行社采購的低,所以很難造成威脅;更多的業者則認為,選擇加入WV的畢竟是少數從業者,很難形成衝擊。

  在劉煒看來,WV的出現暴露了現階段旅遊業的一些問題。“現在投機者太多了,市場機製不完善就讓一群人鑽了空子。而傳銷、直銷本身就活躍在行業不景氣的時代,為什麼現在不景氣?是自身沒有做好發展規劃、盲目跟風,但WV的火熱,恰好證明市場依舊存在,只是我們沒有做好。”

  這也許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TBO將對此繼續保持觀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