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臺說史 | 英國歷史上發生了什麼,致使它形成孤立的情結?

ADVERTISEMENT

英國議會上院13日晚投票通過“脫歐”法案,這為英國政府正式啟動“脫歐”掃清了法律程式上最後的障礙。英國首相在獲得女王授權後,即可啟動“脫歐”程式,開始與歐盟的談判。當晚,議會上院分別以274票支援、135票反對和274票支援、118票反對的投票結果否決了此前自己提出的兩條“脫歐”法案修正案。就在13日議會上院投票前幾小時,議會下院投票否決了上院提出的兩條修正案。這意味著,議會上院對下院妥協,最終通過“脫歐”法案。本月早些時候,議會上院反對通過“脫歐”法案,並提出要求政府在法案中加入“保障在英居留歐盟公民權利”和“保證議會對英國在何種情況下能脫歐擁有更大決定權”兩條修正案。輿論認為,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最快將在14日啟動“脫歐”程式。政府此前曾表示,將在3月底前啟動“脫歐”程式。今年1月,英國最高法院裁決,政府啟動“脫歐”程式需經議會批準。一旦英國啟動《裡斯本條約》第50條、正式開啟“脫歐”程式,應該在2019年初完成與歐盟其他27個成員國的談判。

脫歐法案現場

可以說如今脫歐是定局了,作為中國人在吃瓜看熱鬧的同時,也會有人問為何英國願意走漫長的程式,去脫離歐洲呢?

英國為何形成孤立情結?

這個其實可以追溯到英國人的光榮孤立情結。1896年,英國首相索爾茲伯裡在倫敦市長宴會上致詞時提出:“英國應不參加固定的同盟與集團,保持行動自由,便於操縱歐洲均勢”,這標誌著“光榮孤立”政策的全面出籠。不過“光榮孤立”並不等於中立,英國的利益在於維持大陸列強相互牽製的局面,使其勢均力敵,這樣就可以使英國放手向海外擴張。實際上,英國從19世紀中葉甚至更早,就已經開始推行這一政策。

英國“孤立主義”與其對歐陸傳統的均勢外交政策密切相關。英國較早地完成了資產階級革命,建立了君主立憲的資產階級專政,確立了一套資本主義經濟政治製度,一直保持著優於歐陸的社會生產力水平;而且英國憑藉其經濟實力,順利確立了海上霸權。英國人深刻地體會到,保住經過三年英荷戰爭和長期英法爭霸而獲得的`舊不落帝國“的地位何等不易。因此,英國人一直在維持、鞏固它的既得利益,而不允許歐洲大陸其他大國與之抗衡。當法國轟轟烈烈的資產階級革命獲得迅猛發展,成立了法蘭西第一共和國、法蘭西第一帝國,拿破崙鐵蹄踏遍歐陸,成為歐陸霸主而直接威脅到英國利益的時候,英國不辭辛勞地先後組織了七次反法同盟,又協同俄、奧、普三國召開維也納會議,確立了維也納體系,建立起歐洲近代以來的第二個均勢。

ADVERTISEMENT

反法同盟是由英國人一手推動的

就客觀條件來說,英國的島國環境決定了其立國方針。從地理環境看,英國本土僅轄英格蘭、威爾士、蘇格蘭、愛爾蘭一隅,隔英吉利海峽與歐陸遙遙相望,在歐陸與法、俄、普、奧諸強一爭雄長,擴張領土,得不償失。對英國而言,只有巧妙地發揮自己的槓桿作用,周旋於歐陸諸國之間,操縱歐洲均勢,才能從中為其謀得更大的政治、經濟利益。如果英國作為一個島國加人歐陸爭霸行列,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尤其是普法戰爭後,法國衰落、德國崛起、歐洲大國之間的不信任和猜疑加深。傅斯麥對當時歐洲國際關係作過一個比喻:“歐洲大陸像擠乘在一輛馬車裡的陌生旅客。面面相覷又滿懷狐疑地互相戒備,如有人將手摸向口袋裡的手槍,其鄰座則已做好了先扣動槍機的準備”。儘管這一時期歐陸沒有出現大國間的戰爭,可是歐洲卻處在一種受壓抑的恐懼感之中。而有自知之明的英國人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引火燒身的。

英國首相索爾茲伯裡

而英國當時的國際地位也決定了其外交重心。19世紀中葉英國率先完成了工業革命,發展成為“世界工廠”,享有工業壟斷地位。再加上英國通過殖民爭霸,奪得“世界霸主”的地位,在列強中擁有的殖民地範圍最為廣闊,勢力遍及東、西半球,號稱“日不落帝國”。可以說,這一時期已形成以英國為中心的世界市場,亞、非、拉美等地區在不同程度上成為英國的原料供應地和商品銷售市場。我們從英國的經濟發展模式可以看出:英國的島國經濟具有較大的對國外市場的依賴性。因此,拓展海外殖民地,維護其在殖民地的利益,對英國來說至關重要。

這個政策也曾奠定大英帝國的霸權

對英國而言,其“孤立”外交對近代英國的國際地位產生了重要影響。由於英國憑藉其強大的經濟實力和海上軍事力量,一直遊離於歐陸各集團之外奉行孤立主義政策,其立場的轉變將直接影響到歐陸各集團間的力量對比。故在歐陸事務中,英國憑藉其實力和孤立政策,獲得了最大限度的行動自由。即使是主要針對英國而建立的三皇同盟和為對付法俄而結成的三國同盟,其成員中的奧匈帝國和義大利在與俄、法的對抗中都希望尋求英國的支援。而且義大利在三國同盟條約簽字後則發表了一項聲稱條約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得認為是針對英國的”聲明。即使是與英國在爭奪殖民地的鬥爭日趨激烈的德國,在疏遠俄國的同時,仍準備與英國保持友好的關係。顯而易見,英國在歐洲大陸通過支配國際事務擴大了影響。並且藉此便利的條件,在地中海、在亞洲、非洲,其殖民利益無時不在擴大。

ADVERTISEMENT

這個政策曾經擊敗了拿破崙

對歐洲而言,英國的孤立外交在一定程度上保持了歐洲均勢,防止了大國獨霸,維持了暫時和平。這一點無疑是具有積極進步意義的。在德法爭端中,英與俄等國聯合起來保護法國,傅斯麥蒙受一次屈辱,“恰如歐洲曾不得不聯合起來將其按倒的拿破倫一世”。英俄等國雖不打算扭轉色當戰役造成的局面,但它們保證了這種局面不再重演;它們維護了歐洲業已形成的均勢,既反對德國繼續削弱法國,同時也不支援法國向德國復仇。同樣,從近東危機的結果來看,英國“孤立”外交也起到了這種積極作用。1878年歐洲各大國代表參加召開的柏林會議為近東危機的解決提供了最後方案,英俄奧三個大國在土耳其瓜分到各自的勢力範圍,造成一種新的均勢,暫時避免了大國戰爭衝突的危險,近東危機得以暫時解決。

新的格局讓光榮孤立不再

不過,隨著國際形勢的發展,在19世紀的最後30年中,舊的“均勢”結構不斷受到衝擊,帝國主義列強要求重新瓜分世界的鬥爭愈演愈烈,國際關係形成錯綜複雜的態勢。而德國加緊推行“世界政策”,向英國公開挑戰,英德矛盾日益成為國際關係中的主要矛盾。尤其是隨著瓜分狂潮的出現,英國已不再是“光榮”孤立,而是“危險”孤立了。英國為了徹底擺脫這一局面,徹底放棄它的“光榮孤立”形象,對其外交政策作出重大調整,由“光榮孤立”走向結盟。

而到了二戰之後,殖民主義隨著老牌列強的徹底沒落而走向終結。世界形式由多強爭霸變成兩個超級大國對壘,過去那種光榮孤立的外部氛圍已經不復存在。英國也因此變成了平凡的國家,跟隨者美國的腳步對抗蘇東陣營。

ADVERTISEMENT

代表冷戰的柏林牆

不過隨著冷戰的結束,世界格局又發生了變化,那就是更加得多元化。隨著歐盟的建立,歐洲國家之間的人口遷徙變得非常容易。這導致了東歐人大量移民英法德等西歐發達國家,由於其常年生活貧困,又恰逢全球經濟形勢不好,因此不少移民開始聚集起來變成了黑幫,而英國的首都倫敦時至今日本土出生的白人僅剩下百分之四十了,這個無疑極大地刺激到了英國人,使得沉眠近百年的孤立主義情結死灰復燃。

2016年的脫歐公投標誌著英格蘭的孤立情結已經重新佔據了上風,這會給這個世界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我們拭目以待。

» 蘭臺說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