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繁華的千年古城變成了鬼城 中間經曆了什麼?

ADVERTISEMENT

  提起黑水城,大家都會覺得有點熟悉。

  近些年,《鬼吹燈》、《龍門飛甲》等熱門影視作品都把黑水城當成核心事件發生地。那些刀光劍影、怪力亂神,再加上傳說中的寶藏,讓黑水城成了一個充滿神秘、驚悚、誘惑的地方。

  其實,黑水城並不是虛擬的,在現實生活中是真正存在的。黑水城的確有寶藏,但並非金銀珠寶,而是記載和見證了西夏文明的文物,是一座無法用金銀財寶去衡量的曆史博物館。

  黑水城的寶藏被發掘的時間,要在《龍門飛甲》所說的明朝之後數百年,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油盡燈枯之際。寶藏的發掘者,自然也不是東廠西廠的“廠公”和江湖高手,而是一個來自外國的探險家。

  黑水城收錄了一部完整的西夏史,卻被探險家盜走,流落於幾個西方國家的博物館中,留給中國考古史一個巨大的創傷,無數珍寶從此流落異邦。

  一座繁華的千年古城變成了鬼城,中間經曆了什麼?

  黑水城位於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達來庫布鎮東南25公里額濟納河北岸的荒漠中。

ADVERTISEMENT

  曆史上的黑水城三面臨水,在我國史籍中,這里最早叫弱水流沙。因為匈奴人在這里遊牧,它的名字逐漸演化成了居延。其中古居延海,就有726平方公里,水域遼闊,煙波浩渺,天下聞名。王維的那首著名詩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就出自這里。

  漢武帝打通河西走廊以後,在居延屯田、築城、設障,把漠北草原與河西走廊連接了起來。

  這條東起陰山、中經居延、西至天山的路,就是東西方最早的通路,人稱絲綢之路居延路。

  在西夏建國以前,黑水城一帶就已有大量黨項居民,在這里耕耘牧獵、繁衍生息。盡管城市規模較小,但因它是河西走廊通往漠北的必經之路和交通樞紐,戰略地位極為重要。

  西夏建國後,為了加強這一地區的管理,以防東面遼國和漠北蒙古的侵入,西夏王朝重軍駐守黑水城及整個居延地區,並將大批人口遷到黑水城一帶定居,讓他們在當地屯墾造田、生產糧食,以滿足軍民的生活需要。

  到西夏鼎盛時期,黑水城已不再是一座單純的軍事城堡,逐漸變成一座經濟、文化都較為發達的繁榮城市。當時的黑水城內,布滿了官署、民居、店鋪、驛站、佛教寺院以及印製佛經、製作工具的各種作坊,一派繁榮昌盛的景象。

  1226年,成吉思汗率領蒙古大軍征伐西夏,首先攻破了黑城,並由此南下,直取西夏的國都中興府。元朝建立後,黑水城依然沿用,而且受到元朝統治者的重視,當時這一地區劃歸甘肅行省,稱“亦集乃路”。“亦集乃”是源於西夏黨項語“黑水”的音譯,意思是黑色之城。

ADVERTISEMENT

  1286年,元世祖在此設“亦集乃路總管府”,管轄這一地區及西寧、山丹兩州。這里“北走嶺北、西抵新疆、南通河西、東往銀川”,成為中原到漠北的必經之路和交通樞紐。

  公元1275年,意大利人馬可•波羅來到這里時,他看到的是一個綠洲之中生氣盎然的城市,他就是沿著這條古道走進了東方天堂杭州。

  那麼,導致黑水城衰落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麼呢?

  據資料介紹,1372年,明朝征西將軍馮勝帶兵討伐黑水城的元朝殘軍,使河流人為改道,城內水源斷絕,居民被迫遷徙。明軍占領後又隨即廢棄。沙漠終於圍攏了過來,每當狂風大作,數以噸計的浮沙便傾瀉而下,被沙漠吞噬,成為無人居住的廢棄死城。

  被廢棄的黑水城似乎被人遺忘了,但黑水城的故事被流傳了下來。

  曆史的年輪又往後推了四百多年。

  1909年3月,沙俄探險家科茲洛夫率領一支全副武裝的探險隊,打著考察野生動物的旗號,走進了內蒙古腹地荒漠之中,沉默已久的黑水城自此揭開面紗。

  科茲洛夫先後三次對黑水城進行瘋狂挖掘。強盜們非常野蠻,幾乎是見塔就挖,黑水城30多座佛塔塔身和塔基都被一一刨開,圍繞著黑水城的近千年的佛塔80%就這樣在一個考古強盜手中毀於一旦。

ADVERTISEMENT

  貪婪的強盜從黑城盜掘的文獻有舉世聞名的西夏文刊本和寫本達8000餘種,還有大量的漢文、回鶻文、蒙古文、波斯文等書籍和經卷,以及陶器、鐵器、織品、雕塑品以及500多件價值連城的唐卡珍品等珍貴文物。這些文物文獻數量很大,版本大都完整,是研究西夏王朝甚至於和西夏王朝同時的宋、遼、金王朝,還有元朝曆史的“無價之寶”。據說,俄羅斯有關學者整整花了半個世紀才提出了這批文獻的完整目錄,由此可以看出這批文獻數量之浩繁。

  據說科茲洛夫當年除把能運走的運走外,一些例如等身的大佛像等大件不便運走的就近埋在了古城的周圍一個秘密地點。1926年,他對黑城進行了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考察,但他竟未能找到15年前所藏匿的文物。這部分文物至今下落不明,究竟埋在什麼位置,埋了多少至今還是個謎。

  這批帶著掠奪性質的文物到達了聖彼得堡後,幾乎令整個世界都為之沸騰了。這一發現被公認為是繼殷墟甲骨、敦煌遺書之後的中國第三大考古文獻發現……

  繼科茲洛夫之後,其他國家的考察隊也紛紛來到黑水城。1914年,探險家斯坦因率英國考察探險隊進入了黑水城。1923年,美國考察探險隊在黑水城進行考察。1927-1928年,貝格曼率瑞典考察探險隊也對黑水城進行了考察。這些考察探險隊繼續著由科茲洛夫開始的工作,他們在額濟納三角洲地區進行考古發掘,繪製黑水城的平面圖,但是他們並沒有獲得科茲洛夫那樣豐厚的成果,因為這個俄國探險家通過3次的盜掘,已經把黑水城幾乎掏空了。

  從遠處眺望這座斜陽下的荒城,被流沙掩埋的殘垣斷壁,一種難言的心痛湧上心頭。

  如今的黑水城遺址,東西長470米,南北寬384米,城牆由夯土築成,高近10米,東西兩牆中部開設城門,並且加築有甕城。由於當地生態環境惡化,城門已經被沙子埋沒了。有些城牆一面與沙子平齊,另一面則是陡壁。在西北角的城牆上,至今還聳立著5座寶瓶似的佛塔。最高的一座達13米。佛塔是用土坯壘成,雖經數百年的風沙侵襲,今天依然聳立雲端,成為黑水城獨具魅力的標誌。

  城內的官署、府第、倉敖、佛寺、民居和街道的輪廓清晰,雖然是殘垣斷壁,但是還能讓人想像到當時的繁榮景象。

  站在被國外文物大盜盜掘廢墟上,那份悲憤和無奈籠罩在心頭久久未能散去。

  文/圖 納蘭小魚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