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展鄉村民宿,政府應該扮演什麼角色?

ADVERTISEMENT

2月5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入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培育農業農村發展新動能的若幹意見》釋出,明確提出“將大力發展富有鄉村特色的民宿和養生養老基地”。今年兩會上多位代表委員在提及鄉村旅遊建設時,都談到了要提高鄉村食宿接待能力。一時間,正在火熱發展的民宿,尤其是鄉村民宿再度引發了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

政府扶持 不遺餘力

看得見青山,望得見綠水,找得到家園,安得下心靈……近年來,隨著鄉村旅遊的迅速發展以及中端消費人群對鄉村度假的需求日益旺盛,民宿在各地鄉間田園星羅棋佈,民宿經濟如雨後春筍般迅速崛起。尤其是2016年1月27日,《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落實發展新理念加快農業現代化實現全面小康目標的若幹意見》釋出,其中明確指出要大力發展休閒農業和鄉村旅遊,有規劃地開發休閒農莊、鄉村酒店、特色民宿、自駕露營、戶外運動等鄉村休閒度假產品。各地政府更是在推動鄉村民宿上不遺餘力。

去年3月開始,湖南張家界武陵源區政府出臺《張家界市武陵源區發展鄉村特色民宿(客棧)管理實施辦法》。為規範鄉村特色民宿的管理和服務,武陵源區專門成立了鄉村特色民宿(客棧)發展指導小組,負責製定特色民宿(客棧)等級評定及複核工作計劃,組織實施特色民宿(客棧)等級的評定、複核和監督管理等工作。將鄉村民宿劃分為五星級、四星級、三星級三個等級,對手續合法的鄉村特色民宿(客棧)實行星級評定管理。首次被評為三星級、四星級和五星級鄉村特色民宿(客棧)的,區人民政府除了在對外宣傳資料和當地媒體予以重點推薦外,還將一次性分別給予10萬元、20萬元和30萬元扶持資金獎勵。一直延續到現在的獎勵政策也給武陵源鄉村民宿發展注入了強心劑。去年全年,武陵源民宿入住率居高不下;今年春節,中外遊客和當地居民共同歡度新春的歌聲、笑聲和掌聲讓武陵源的不少民宿門庭若市,熱鬧非凡,有些民宿更是一房難求。

民宿發展一直火爆的莫幹山鎮在今年春節期間共接待國內外遊客13.9萬人次,實現旅遊收入1.8億元,其中民宿接待遊客43850人次,實現直接營業收入5460萬元。在這份靚麗的成績單背後,湖州市德清縣莫幹山鎮人民政府縣派組織員蔡誌偉告訴記者,莫幹山民宿之所以持續這麼火爆的原因,除了地理位置及交通的優勢、莫幹山本身深厚的文化底蘊以及一批熱衷於經營民宿,且願意提供高品質服務的人士的加入外,與政府勇於創新、扶持力度到位有很大的關係。“政府的扶持不止是口頭和檔案上的,而是各部門的有機聯動,比如,相關政策的適度寬鬆、相關配套設施的建設、相關執照的辦理、相關民宿協會的成立、組織媒體的迴圈報道等。不僅如此,從90年代初,我們就開始提‘生態保護’的理念,歷屆政府高度重視,不允許工業企業入駐,不新增一分工業用地。”

作為珠三角地區的生態屏障,廣州增城區一直是民宿投資的熱土。早在2014年9月,增城區政府為了規範和推動民宿的發展便啟動實施“萬家旅舍”計劃,併成立了萬家旅舍管理有限公司,目的是通過政府的扶持,打造“萬家旅舍”鄉村旅遊品牌。據瞭解,除了在辦理營業執照、稅務登記、消防驗收等方面提供便利之外,增城對萬家旅舍的扶持政策是:貧困戶興辦家庭旅舍並加盟“萬家旅舍”的,將獲得每戶5000元啟動扶持資金;對有條件興辦家庭旅舍並加盟“萬家旅舍”的其他村民,按照每戶5000元的標準進行稅收墊資,村民興辦的家庭旅舍正式加盟後2年納稅額達到5000元,稅收墊資無須償還,反之則收回資金,政府將每年獎勵優秀的萬家旅舍經營戶。

政府之所以下大力氣支援鄉村民宿的發展,除了鄉村民宿可以提高鄉村旅遊食宿接待能力外,對帶火鄉村旅遊,帶動農民就業也起到了一些作用。2016年,嶗山景區內面海靠山的東麥窯村內共有23個民俗院被嶗山旅遊集團租用,並打造成了民宿,租約15年,每個院子內的9名員工中有8名來自當地。據嶗山旅遊集團開發公司副總經理戚玉靜介紹,鄉村民宿帶動了當地民俗文化的開發和當地村落知名度的提升。“因為我們在做民宿推廣的同時會有更多的人知道東麥窯,吸引越來越多度假人群到這裡來,從而促進了周邊旅遊產業的發展。”

亟需溝通 期待標準

ADVERTISEMENT

有政府的大力扶持,不少地方的鄉村民宿得以迅速發展。尤其是在旅遊業發達或旅遊資源豐富的地區,民宿主人的積極性相當高漲。作為一家鄉村民宿主人,他們深知,只有鄉村旅遊發展起來了,民宿才能盤活。在與幾位民宿主溝通中,記者發現他們都不約而同希望通過加強跟政府溝通來更好地推動鄉村旅遊和鄉村民宿的發展。

兩年前,井姐和男友在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縣郎木寺鎮上開設了一家名為泊客的客棧,2015年7月客棧正式開門迎客,井姐說,近些年,郎木寺的名氣不斷攀升,政府在旅遊宣傳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而她在經營客棧的過程中,也通過許多平臺對郎木寺旅遊資源進行推廣。但由於和政府缺乏溝通,泊客在當地文化特色的展示方面與政府的宣傳重點不是特別契合。此外,當地旅遊管理部門在發展旅遊時,製定了一些民宿、家庭旅館的建設標準,但這些標準都較為嚴格。“主管部門在保證旅遊環境的統一性的同時,也應該保持民宿在視覺和文化上的獨特性。我們希望能建立起一個民宿經營者與政府的良好的溝通協調機製,增強外來經營者的歸屬感。”

在北京懷柔區經營一家“高顏值”的特色民宿的馥馥也有這樣的同感。她說,當地旅遊管理部門的大力宣傳推廣給予了他們很大的支援,讓他們的生意火了起來。但當地實施的一些行業標準化建設卻有些欠“考慮”。比如,標準要求當地的所有民宿、客棧、農家樂要製作統一的床單、被罩。馥馥說:“標準化可以形成地域特色,但對於民宿來說,可能會破壞其原有的獨特風格。”

一直努力在做當地鄉村文化和遊客之間的“中間人”的郝佳佳,是浙江紹興外婆坑村一家民宿的主人。“我們現在最迫切地就是希望政府能將一部分資金投入到專業人才的引進和培養上。這樣才能更好地引導村民向遊客展示鄉村魅力和特色,而不是連村民都不知道這個村子到底好在哪兒。因為僅靠我們個人的力量來完成這樣的培育,能力實在太有限了。”郝佳佳另外建議,政府在通盤規劃當地鄉村旅遊時,除瞭解決水電、通訊、交通等問題外,還應將建立“遊客服務中心”這樣的配套設施考慮在內。

在廣州增城蒙花布村有26戶人家開辦了民宿。“我們村裡的環境確實不錯,但是休閒和遊玩的項目開發的太少,遊客玩一會就走了,住下來的不多。民宿的集聚導致這區域房價普遍偏低,大部分不到200元/間/夜。如何留客人過夜,提高整個區域的宣傳力和運營力是需要和政府共同探討的問題。”經營高家莊休閒居客棧的當地村民高彥明說,由於生意一直不溫不火,所以高彥明隻留年過半百的妻子在家打理民宿,外出工作的他只有晚上回家幫忙。

隨著這兩年民宿數量爆發式增長,一些地區供大於求的隱憂開始逐漸顯現,還有不少民宿主反映,雖然節假日裡‘一房難求’,但平時幾乎沒有客人,空檔期非常嚴重。加之,有執行力的統一標準和規範遲遲沒有出臺,大家仍在摸著石子過河,市場上的一些亂象也開始阻礙民宿的健康有序發展。前不久,大理因未安裝汙水處理設施和未辦理排汙證以及無證經營等原因關停了72家客棧,其中也包括一些鄉村民宿。

戚玉靜坦言,最近這兩年民宿一直比較火,但是客人的安全如何保障、民宿所提供的服務標準到底是什麼等問題都沒有明確的答案。“民宿的發展應該是在一定標準化要求下的個性化的發展。比如,開設民宿的審批流程與要求,消防設施、安全通道、安保人員的標準,衛生條件的要求,特殊行業許可證等相關證照的辦理,以及民宿物業的合法化,是否涉及違章建築等,需要在這樣的標準化的框架下發展獨立的個性化的民宿。政府要支援這個產業,也要有根據地去規範這個產業。”戚玉靜的這一番話道出了大部分民宿主的心聲。

ADVERTISEMENT

業界諫言 直擊問題

對於期待相關規範標準出臺的呼聲,這一年多的時間內,國家層面和地方層面開始有所動作,2016年《浙江省旅遊管理條例》首次將民宿概念植入國內法律法規中;新修訂的《福建省旅遊條例》、《北京市旅遊條例(草案)》,紛紛把民宿納入其中。還有德清、廈門、黃山、奉化、婺源、張家界等都出臺了相關管理辦法和標準等。今年1月5日浙江省出臺的《關於確定民宿範圍和條件的指導意見》正式實施。但這些區域性很強的管理辦法和標準還是遠遠滿足不了早已在全國遍地開花的鄉村民宿。2月13日,公安部《旅館業治安管理條例(徵求意見稿)》問世,首次將民宿等新型住宿業態納入“旅館業”中。

就相關標準規範的製定,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酒店管理學院院長穀慧敏在《民宿業的政府規製應建立在中國國情基礎上》一文中建議,作為政府政策,首先,應該加強公共服務設施建設,促進民宿產業水平提升,使現有處於灰色地帶的民宿業達到國家相關政策及規定標準要求(如消防設施、資訊化、土地、建築);其次,消除政策壁壘,簡化辦理證照流程,根據民宿業綜合性特點提倡各部門聯合驗收和管理,提高辦證及監管效率,減輕民宿經營者的時間及製度成本;最後,加大宣傳及培訓力度,提升行業素質,如進行治安管理資訊系統使用培訓、消防安全及治安反恐演練、食品安全、急救及其他突發性事件處理、服務接待規範的培訓等,促進民宿業勞動力素質提升,提升農村勞動力就地轉移。此外,鑑於分享經濟短租住宿業的蓬勃發展,急需加強對短租民宿業與社群關係可能出現的矛盾衝突的預防及處理預案標準的製定。

蔡誌偉介紹,浙江德清縣2015年就釋出、實施了縣級民宿地方標準《鄉村民宿服務質量等級劃分與評定》。該標準規定了鄉村民宿的術語和定義、服務質量基本要求、等級劃分條件及評定規則,適用於在德清縣域內開展經營的鄉村民宿。

蔡誌偉坦言,近年來,德清縣西部“環莫幹山”周邊民宿經濟持續高速發展,到德清莫幹山度假休閒的人日趨增多,一些村民看到商機,便將自己家裡改成了待客的鄉村民宿,但是對於消防審批等手續,很多業主都不清楚,也沒有辦理。尤其是以木質結構為主的老舊房屋,通過消防檢查比較困難。對於那些已經建造好的鄉村民宿只能通過後期整改,這就需要消防部門及相關職能部門及時跟進並規範管理。針對多數民宿產業因木質結構、耐火等級低等原因難以達到消防國標的現實狀況,他們深度切合本地民宿產業發展實際,充分考慮“已經存在、逐步規範”與“新建項目、合法前置”兩種情況後,製定出臺了相關規定,設定“ABC”三級評定標準,即A等是整改完畢後,完全符合國家建築規範標準;B等是基本符合要求、C等是達到設定的最低標準,但不可以突破底線。同時選擇了兩家有代表性的民宿——筏頭鄉後塢村西塢裡73號和莫幹山鎮莫幹山竹景山莊作為整改試點,整改要求為:一是必須安裝自動噴水系統,大廳、房間、樓梯、走廊等都要安裝噴頭裝置;二是要安裝獨立式煙感報警器;三是廚房與餐廳間的木門改成防火門;四是每個房間都要配備逃生繩、逃生面具、手電筒等逃生設施。

對於推動鄉村民宿發展,政府與民宿之間的關係的話題,莫幹山民宿聯盟聯合發起人、開始眾籌副總裁夏雨清認為,民宿和政府之間不應該是一個依賴的關係,而應該是一個互補的關係。政府的推廣會給民宿帶來一些客源,民宿也要通過自身的品牌吸引力,把新的客流引進當地。一家民宿應該能自帶流量,而不是僅靠政府來推動。

至於如何經營一家有品牌價值的民宿,夏雨清認為,一是要有好的主人文化,民宿品牌跟其民宿主人是有天然聯絡的。二是選址,這需要民宿投資者有一雙“慧眼”,有些地域可能由於目前交通不便、遠離大城市等問題暫時“冷清”,但只要該區域有發展潛力和升值空間,“火”只是時間的問題。三是設計,民宿的設計強調的是人性化,不是為了設計而設計。四是服務,客人入住民宿體驗肯定是希望要比住在家裡更有驚喜。不能讓客人覺得比待在家裡的感覺差,那樣客人會住不下去。

ADVERTISEMENT

作為民宿主人,郝佳佳的心得是,在經營民宿時不要把重心過多地放在了硬體方面,卻忽略了軟體服務和客人的體驗度的提升。而對於和當地村民的相處上,郝佳佳說,現在不少民宿主會遇到和村民產生各種糾紛的苦惱。在沒有相關保護條例出臺之前,他們的辦法就是跟村民們達到共贏,比如,幫助村民開發他們的旅遊項目,為村民帶來客源和生意等。這樣可能就會減少一些矛盾。

上海星碩酒店管理諮詢有限公司首席諮詢官袁學婭認為,在政府的引導下,那些在城市務工的人員返回原鄉,去經營自己的物業,參與鄉村旅遊發展,這是民宿今後比較理想的發展狀態。另外,她提醒道,不是每一鄉村老物業都適合做民宿,接待客人,也要看該區域是否是旅遊目的地,交通是否便利,周邊的配套設施如何。另外,一旦市場出現供大於求的現象,那麼經營下滑是必然的,這是不可違逆的經濟規律。(採訪組成員:郭淩誌 郭旗 郭光明 高慧 黎豔 王瑋 執筆:王瑋

原題:《追求特色 呼喚標準 發展鄉村民宿 政府與業主需擰成一股繩》

編輯:王瑋

» 中國旅遊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