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有信仰的人更容易成功?

ADVERTISEMENT

文/黃老邪

最近《三生三世十裡桃花》火遍全網,周圍的同事都把網路暱稱改成了xx上神,xx帝君。有次公司一群“上神”聚在一起,開黨內民主生活會,支部書記發話:too young, too naive,瞬間感覺穿越到了二次元世界。順豐上市,王衛身價超1800億,超過騰訊創始人馬化騰,直奔中國首富這個小目標而去,大家也驚呼:說好的網際網路為王呢?網際網路當道的天下,一個傳統快遞業神祕大佬竟然逆襲了,你讓我信仰的網際網路思維該何處安放?我也“首付”過,知道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不知道你有沒有和我一樣好奇,厲害了我的王哥,這是咋弄哩?

翻開王衛的履歷。其實這個世界沒有毫無道理的橫空出世。1993年王衛就開始幹快遞了,20多年每天工作14個小時以上。成功貌似是必然。可王衛不這麼認為。王衛把功勞歸功於順豐的員工,自己的老婆以及佛教!

王衛說:佛教讓人內心平靜,並且讀懂了裡面的因果關係能夠讓人醍醐灌頂。人這一輩子的成就、際遇,是跟上輩子積下來的福報有關聯的,不管你權力多大、財富多少,很多東西你都掌控不了,比如說你是男是女,什麼地方出生,長相什麼樣,家庭是否富裕等等,你更加控製不了的是今天運氣好壞,明天成功與否……人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東西你都控製不了,只有一個百分點你可以掌控,那就是做事的態度。這個態度都有兩面,究竟是採取積極的態度還是消極的態度,是接受正念還是邪念,由你自己來決定。如果你在這方面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就會把這一個點又放大成一百個點,彌補很多其他方面的不足。

據說王衛信佛,王衛的家裡、辦公室都供奉著觀音菩薩,出差時包裡裝的最多的書是佛經,對於佛教,他十分虔誠。看看自己辦公桌上擺的奧特曼、火影忍者的手辦,呀,這不就是差距嘛!

國內有宗教信仰的企業家非常多。李嘉誠是虔誠的佛教徒,華為任正非是基督徒。英媒《金融時報》稱中國內地有將近三分之一的頂級富豪自稱是佛教徒。包括福耀玻璃董事長曹德旺、鳳凰衛視主席劉長樂等。你我都是缺啥學啥的好青年,難道要取得世俗的成功,必須要信仰個宗教嗎?

小時候我們村裡有個寡婦西施,有次丈夫和兒子出海打漁再也沒回來。村裡人都說她剋死了一家人。寡婦西施家徒四壁,天天吃齋唸佛,虔誠跪拜。村口老張家祖上是地主,老張的兒子是腰纏萬貫的鄉鎮企業家,自稱是居士,也是虔誠向佛。我問奶奶為啥窮人和富人都拜佛呢?奶奶說窮人命運坎坷,拜佛是想擺脫厄運,富人都是為富不仁,做了很多虧心事,拜佛是怕遭報應。

長大後閱歷豐富了,覺得奶奶的話有失偏頗,我見過很多家徒四壁的人,無論信的是佛教還是基督教,這一輩子依然沒走出過山溝溝。見過很多信仰宗教的成功人士,依靠勤奮和機遇賺到了很多錢,也沒見過遭到什麼天打雷劈的報應。但接觸這些人,總會感覺到他們內心的從容祥和

ADVERTISEMENT

。我隱約覺得信仰和成功無關,隻和內心的安定有聯絡。不過我可是985院校的碩士啊,是懂科學的知識分子啊,怎麼能相信宗教那些荒誕的神話故事呢!

我認為很多道理是可以科學解釋的,例如好人好報,壞人壞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點我是篤信的,不是因為信仰某種萬能的存在,佛眼通天,懲惡揚善。而是相信社會業已形成的運作系統,這個系統由文化、道德、法律等一系列價值認同及獎懲機製構成,譬如做了壞事要受道德譴責、法律製裁、而且資訊愈發達,越難藏惡。做了好事,會得到社會讚譽,好一點的經記者報道感動了中國,差一點也能感動到某位相親的姑娘,得到一段佳緣。

曾經看過劉亞洲將軍的一次演講,他講了911發生時,世貿大樓頂部被飛機撞擊之後,烈焰奔騰,形勢千鈞一發。樓上的人們向下逃生的時候,並不特別慌亂。人往下走,消防隊員往上衝。互相讓道,並不衝突。有婦女、小孩、盲人到時,人們都自動地讓出一條道來,讓他們先走。甚至還給一條寵物小狗讓道。劉將軍感嘆:一個民族的精神不強悍到一定的程度,斷然做不出這種舉動!

我捫心自問過,如果自己面臨這種情況會如何?答案有可能是慌不擇路,保命要緊。至於能不能衝進火海裡救人,我不確定,因為我也有道德感,也知道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為什麼這些人能夠做到呢?他們的力量來自哪裡呢?信仰。我悲哀的發現,自己的理性和道德雙方博弈,最多打成平手,而信仰的力量確能秒殺它們,信仰指向某種確定感!

當我們說信仰時,是否等同於必須要信某個宗教呢?

其實有信仰不等於皈依某種宗教。信仰是對某種主張、主義、宗教或某人極其相信和尊敬。信仰的本質是相信其正確,甚至寧願相信其正確,而不在於其是否真實。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道”即是支撐人類精神的信仰。譬如對共產主義的信仰,對科學的信仰。又如古人相信人的成功: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功德五讀書。

哲學家周國平在《靈魂只能獨行》中說得好:所謂信仰生活,未必要皈依某一種宗教,或信奉某一位神靈。一個人不甘心被世俗生活的浪潮推著走,而總是想為自己的生命確定一個具有恆久價值的目標,他便是一個有信仰生活的人。因為當他這樣做時,他實際上對世界整體有所關切,相信它具有一種超越的精神本質,並且努力與這種本質建立聯絡。

ADVERTISEMENT

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對信仰宗教的人有偏見。他們覺得耶穌怎麼能復活呢?釋迦牟尼怎麼能從摩耶夫人的右脅裡生出來呢?

這事兒不科學,因為不科學所以荒謬不可信,因此推匯出信仰宗教的人被洗腦了,自己才是理性的,從而有了一種智力優越感。豈不知自己無形中加入了拜科學教,被科學洗了腦了。科學就等同於真理嗎?西方有個科學哲學家叫波普爾,他說什麼叫科學呢?科學是證偽主義學說,即能夠證明是錯了的東西就叫科學。

《物演通論》的作者王東嶽有個有趣的觀點:科學都是錯的。託勒密的地心說正確了1400年,哥白尼的日心說正確了400年,牛頓的學說正確了200年,愛因斯坦就趕緊宣佈他的學說是個短命的過渡。科學是在證偽中發展的,也就是後人不斷把前人拍死在沙灘上,因此科學從來都不能確定什麼真理,科學的邏輯是假設,而後證偽,科學總在探索真理的路上,但從未到達,你覺得科學是真理,是因為你活在有限時間的維度裡。換句話說我們當前認定的真理就像超市貨架上的罐頭,是有保質期的。

例如量子物理中有個有趣的理論,“薛定諤的貓”:在一個封閉的盒子裡有一隻貓,以及少量放射性物質。之後,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質釋放出毒氣殺死這隻貓,同時有50%的概率放射性物質不會衰變而貓將活下來。按照量子力學的解釋,箱中之貓處於“死活疊加態”既死了又活著!要等到開啟箱子看貓一眼才決定其生死,注意這裡說的決定貓的生死的是觀測這個動作,科幻點說箱子裡存在貓的生死態的平行世界,你開啟箱子的瞬間某個平行世界隨機消失,隻留下一種狀態,而開箱前是兩種狀態並存。還有更玄乎的波粒二象性,舉個不夠精確的例子,你能想象眼前的水杯,你睜眼時能看到也能摸到它,而你閉眼時它根本就不存在嗎?或許你說這不科學,但光的波粒二象性已被科學證實了真實存在。正如物理學家諾貝爾獎得主玻爾所說,如果一個人第一次聽到量子物理而不感到困惑,那他一定是沒有聽懂。

以前上學,學校的圖書館總會掛著很多名人名言,例如孟子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這是教育我們要追求無窮無盡的知識。而孟子的原文卻是“吾生也有涯,而知也無涯。以有涯隨無涯,殆已”即用有限的生命去追求無限的知識,會累死啊,word哥!還有老子:敢為天下先。你看,聖賢都教育我們要做敢吃螃蟹的第一人啊。後來讀到《老子·第六十七章》:“我有三寶,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他竟然說的是“不敢為天下先”,難道我上了幾十年的假學?認知科學認為人的思維具有遮蔽性,由於人的思維內在的統一性和自洽性,站在自己的思維繫統內思考問題,是無法突破自己思維的堅殼的。

赫拉利的《人類簡史》說:人類文明得以締造的整個通道,不是因為我們有知識,而是因為我們無知。我理解這句話是,人類因為無知,所以我們要建立文明知識系統,以達到認知自洽,說白了就是能自圓其說。譬如人類是從哪裡來的這種終極問題,別問了,神創造了人,懂?該幹嘛幹嘛去吧。譬如1+1=2 ?廢話,這是公理,啥叫公理?就是不要再問為什麼的理,就這樣吧,這個月房貸還了嗎?

好在這個世界發明瞭貨幣,這個好東西讓大家都匆忙的活著,不要想那些虛頭巴腦的事兒。星辰大海就交給劉慈欣們去幻想吧,我們的理想是財務自由環球旅行。

ADVERTISEMENT

“錢多不是幸福的保證,錢多少跟幸福沒關係。我這麼有錢,卻這麼痛苦。”在楊瀾訪談錄《一個成功者的告白——張朝陽的精神危機》中,張朝陽如是說。據說張朝陽前幾年在名利成功中迷失,得了嚴重的抑鬱症,非常痛苦。最後還是在佛法的幫助下,閉關一年,解決了抑鬱症,更悟到了人生的意義。他認為自己閉關結束後有三個變化,接地氣、謙卑、幸福觀。

古語雲: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一些成功的企業家在實現財富自由之後,有時間擡頭看看天,想想生命的意義了,往往會感到生活的無意義。於是宗教的世界觀為企業家們找到終極意義的支撐。他們從中獲得了inner peace。

所以人啊,這輩子總要信點什麼吧!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也好,投身科學探求真理也罷,其實不是需不需要信仰,而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它是你怎麼理解這個世界、看待生與死,處理愛與恨的觀念系統,而宗教只是其中一種承載。就像《春天裡》的歌詞那樣,你總會活在你的春天裡

» 左岸讀書

ADVERTISEMENT